跳到主要內容

另外的路

音樂家的個性、思考的內容,跟他的人生經歷有很大的關係。今天來分享一個對我的音樂生涯很重要的事件。

幾年前有次接到了一個戰爭場面的配樂製作工作,那次的經歷影響我非常大。也許因為我不是科班出身,所以對我來說,音樂表現上的對錯一直不是我太關心的部分。

我當時看著那個戰爭的場面,我開始天馬行空的想,是否我可以不用一般常見的手法去寫它?對,用大團的交響樂去寫似乎是合理的做法,但在千篇一律的標準化手法中,有沒有用另外的方法"說故事"的可能性?

於是我開始在琴前面試著寫些東西。

若是用鋼琴圓舞曲來寫戰爭場面,畫面看起來就會像場南柯一夢,有點幻覺,配上血肉横飛的畫面,就像某種黑色的喜劇。

用一把大提琴寫,緩慢的拉著長音,畫面看起來就像寫著某種人性的孤單和殘忍的人性。

用鼓樂寫,就帶著某種歷史感,現代的戰爭用鼓樂寫就像"攻殼機動隊"。古代的戰爭用鼓樂寫就像"三國",它不帶喜悲,它就是某種行進,某種戰士激昂的情緒。

用DubStep寫,立刻變成科幻電影。

在試了很多的方法後,我開始更深入地了解了作曲家除了把音樂寫好之外,在嚐試音樂和畫面的可能性上,能否提出新意,能否提出超越客戶想像更好的想法,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環。有時,甚至比"把音樂做好"這件事,還重要。

當時我的提議並沒有被客戶接受,但那一次的嚐試對我往後幾年的工作確有很大的改變。我開始更認真地對待我的工作,我開始試著用導演的高度來思考音樂,而非單以音樂人的視野來思考音樂。我開始希望跳出配樂只剩下c/p值誰做的都差不多的角度來思考音樂。

於是,我就慢慢地走上了一條另外的路。一直到現在。

音樂的世界無限廣大,在音樂之前,學會謙卑,你會學到更多。

共勉。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4/27(四)我在 台大音樂節 NTU Music Festival 有個講座

4/27(四)我在 台大音樂節 NTU Music Festival 有個講座,我會從我幾個遊戲、影視配樂中挑幾首比較有意思的作品,現場跟大家分享我是怎麼從構思到創作這些音樂的過程。歡迎參加。


Behind the Scenes : 返校Detention Ending Theme

謝謝小提琴家 Hsinyu Yang 
其實這個音樂我重寫到了第3版才交過。當赤燭宣布2個月後遊戲即將發售時,我正坐在我的琴前面發呆,一邊看著網路上的各位熱烈地討論著返校發行的一切,然後自己完全處在一個卡住,寫不出片尾曲的情況。 
返校的Ending theme對我來說,是一段很辛苦的創作過程。要把整個遊戲和故事用簡單的幾個音做一個總結是相當難的事。寫到第2版還是被打槍後,赤燭的 Vincent Yang丟了一個訊息給我,他說衞帆,我們可能要談談。當我打開skype視訊時,我發現他們公司差不多有5、6個人就坐在鏡頭前面"包圍"著我(笑) 
溝通過後,我看著魏仲廷跟方芮欣相視而坐的畫面發呆了很久,腦子裡突然有個旋律經過。 那是一個我無法解釋節拍的旋律,於是我立刻在鋼琴前記錄下了那個旋律,最後再把這個旋律的結構化成3拍,最後定案成4拍的旋律,也就是玩家們在遊戲的最後一幕,年老的魏仲廷回到教室坐下時所響起的那個鋼琴旋律。 從返校最早方芮欣還會唱民歌,恐怖音樂要以民謠吉它為主的版本,一直到最終發售的版本,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總之,謝謝大家了,這是一段很有趣也很美好的回憶,有幸參與其中,有幸用自己的風格去做出自己喜歡的作品,用這個作品去感動別人,是很棒也很幸運的事情。

張衞帆,發生了什麼事?

FB的近況上總會寫著”張衞帆,發生了什麼事?”這幾個字

我想也許是時光的摧殘

到了一個年紀,經過了一些事情

你就會發現雖然有很多的事情可以說可以分享,但是卻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也許我們都變的世故了,是嗎?


快過年了,連續忙了幾個月,希望能在過年的時間把最近買的一些套譜好好研究一下,喘口氣,再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