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2的文章

上帝給我們的恩典

我蠻喜歡倪安東的"讓我愛她"這首歌,聽的時侯很有畫面。

有的人說,人世間那麼多無奈的生離死別都算是上帝給我們的恩典。你覺得呢?

祝大家中秋節快樂,都能跟自己愛的人一起過~



我非常喜歡林蓮的新專輯"蓋亞"

我非常喜歡林蓮的新專輯"蓋亞"

這張專輯的詞、曲、編曲都很棒,尤其實編曲,實在是很精采~

值得一聽~



這首廣東話的"枯榮"是我覺得這張專輯最有特色的歌曲。



快上iTune store買下來收藏吧~

http://itunes.apple.com/tw/album/gaia/id561410053?l=zh

散步

最近每天都在趕案子,好不容易下午趁著吃飯的時間,順便到淡水河邊散散步



淡水河邊最近開了一些新的店,感覺相當有趣。這一陣子忙完可要好好的來走走看看。




能在河邊吹吹風,感覺真好。

Ghost wife入圍了高雄電影節國際短片奇幻組

我跟小鳳前2個月幫加拿大籍導演Paul R.Despins的微電影Ghost wife配樂,而這部電影今天入圍了高雄電影節國際短片奇幻組,這次共41個國家459件作品投稿,這次能入圍,心情不錯。

  蠻喜歡自己這次寫的音樂,將來也希望聽到的朋友們喜歡。


活屍大戰台北演出成功~

這2天的演出很棒!
謝謝導演給我們無限大的表現空間
謝謝所有演員在下午3點就開始上一層又一層的妝,然後到晚上10點才能卸妝
謝謝化妝師還有前台後場所有的工作人員
你們真的太辛苦了!
這次的表演太棒了!















舞台劇活屍大戰台北排練中

舞台劇活屍大戰台北在文化大學排練
因為現場要彈奏,所以昨天跑到陽明山上跟大家排練。
陽明山上真是個好地方。
星期六跟星期日的票都賣光了,很期待當天的演出
也希買票進場的觀眾會喜歡這次特別寫的音樂!






跟藝術,無關

我一直覺得"藝評人"是很可憐的。

因為必須常用超凡入聖的角度來批評"藝術",然而,在批評了別人之後,若是自己實地去做了一個類似的題目,也不見得比較好。

這種感覺很類似一個鋼琴不見得彈的比較好的人去評論鋼琴大賽一樣。

坐在那個位置,我想除非是太過自我感覺良好的人,或是真的實力已經超凡入聖的人,不然我想應該是很痛苦的一件事吧。

我想,像我這的人,應該一輩子都不會變成所謂的藝評人吧(笑~),原因有幾點:

第一,我不是學院派出身的音樂人,沒有學過專業的批評課程,應該沒有人會找我。

第二,用幾分鐘看別人的作品就可以定義別人,這種能力太神了,我沒有

第三,我沒有不管見到什麼題目都可以做到完美的能力,所以在我還做不到,或是還沒做過時就批評別人,這樣真的很奇怪。

第四,若是我批評了別人的作品,那反過來我應該要做出比他更好的作品,是嗎?但,這樣比來比去有什麼意思呢?我認為創作這件事情,應該是自由自在的,若是把自己陷在一個比來比去的陷阱裡,那你還創作個屁,真的這麼愛比,那你乾脆去報考國家的公務員考試好了,絕對比的很過癮。

我其實不是很愛比來比去的人,因為我不喜歡把自己的創作陷在一個不得不如何的框架裡;就拿最近做了一些劇場音樂的事情來說好了,其實我不太習慣劇場界給我們這些音樂工作者的尊稱"藝術家"。

我一直不習慣的原因,是因為"藝術家"這個帽子真的還蠻大的。若我真的自認為自己是藝術家,那我以後的創作一定就綁手綁腳了,是嗎?

我想,我還是當個普通音樂工作者就好了,我想怎麼做,怎麼在音樂裡說我想說的話,我自己決定就夠了,跟藝術,無關。

雖然跟藝術無關,但我還是喜歡我做的音樂。雖然它並不是所謂的藝術。我喜歡,夠了。

看我配樂的戲的人喜歡,也夠了。就算你在看我配樂的些戲時,不是是帶著所謂的"對藝術的崇敬"來聽我的音樂,只要你們喜歡,就夠了。

月亮

最近實在是很忙,希望下個星期可以有個空檔,把工作先放在一旁,跟幾個好朋友帶著啤酒到淡水河邊去看月亮。

  人生難免有一些挫折,在很多的嚐試裡,總不會每件事都那麼的順利;但這又何妨呢?只要在過程中,學到一些事情,那就夠了。

  我覺得人生中有一個功課是一定要學的,那就是在工作上,或是人際溝通上,把握住對方說的重點即可;所有人的情緒都不重要,所有人的態度也不是那麼重要,重要的是,對方正在說的是什麼。

  能夠把握住,然後不讓那些枝枝節節的事情把自己的頭腦或是心情綁住,自己才能選擇自己想要的心情,照著自己的節奏往前走。

    人可以好強好勝,不過與其在言語上或是態度上好強,不如把事情做好,拿出一些好的成積來,我想這才是一個對的做事方法。

  共勉。

  最近看了混音大師Chris Lord-Alge用WAVES的效果器去做混音,然後再跟原始的DEMO做比較的影片…我想所謂的混音這個東西,人的腦子跟技術永遠是比機器重要的。你說是嗎?



浩浩白水

今天去參加了教會時的老朋友阿斌的告別式,看到了一些故人,一些久未聯絡的好朋友,不知怎的,在跟得恩談些阿斌的事情時,心裡想起了一首古詩" 浩浩白水"

浩浩白水,白水浩浩。 男兒意氣,直衝雲霄。 壯志未酬,難得消遙。

  我們曾經一起沒日沒夜的努力過, 我們曾經立下心願,要做些很棒的事情,也曾經一起走過許多的路,雖然那些日子都過去很久了,但好像還是昨天的事情一樣。

得恩說,他一直在走前,還希望能發光發熱,做些事情,所以聽說他在離開前半個月還主持了一場教會的活動呢。

   這就是我認識的阿斌啊…連在重病之中,也這樣地努力。

   這輩子很高興認識你,天國再見!

浩浩白水,白水浩浩。 男兒意氣,直衝雲霄。 壯志未酬,難得消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