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10的文章

捨棄

20歲出頭的時侯,我會告訴你,我會寫歌,會錄音,會混音,還會很多事。

不過到了幾年前,我突然發現這是一件不對的事情,因為這幾個專業都是可以窮一生之力去鑽研的東西,我憑什麼說我會呢?

有一個朋友他說他想靠錄音賺錢,因為他告訴我,其實現在客戶也不挑了,其實只要隨便買個幾萬元的器材,就可以錄出客戶聽不出問題的東西了。

當他問我的意見時,我反問他,真的要說自己會錄音,是不是應該有把握錄到像唱片一樣的水準,才能說自已是個會錄音的人呢?

因為客戶找你錄音,就表示他期待自己的作品被錄的像唱片一樣,而不是只是被"錄"起來而已。

這中間的差別是很大的。

這是我這幾年心境轉折比較大的地方。

我覺得面對音樂時,我們應該要謙卑,不要以為客戶不挑,就表示自己行了。這很重要。

所以這幾年,我開始非常非常努力的只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把配樂寫好,客戶要挑不挑是他的事情,我必須要不斷超越自己,達到那個我能告訴你"我會了"的目標前進。


關於其它的事情,沒什麼必要的話,我就全部捨棄了。

有些朋友問我,是不是我對音樂其它的領域沒興趣,或是不想做?

其實不是,對於我來說,不管是錄音、混音我都覺得很有樂趣,只不過,因為我的時間跟人生很有限,所以我必須選擇在一個專業上,賭上我所有一切的力量去努力。

沒有捨,那有得?

當放下一切後,突然之間就快樂起來了,因為這個人生沒什麼可以後悔的了,成與敗,只要儘力了就好,在想通的那個瞬間,自己笑的很開心。


白南準的作品-錄影佛祖,我很喜歡的當代藝術作品


人們祈求神明的賜予時,是否就像看著自己,向自己祈求著勇氣或是什麼一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