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6的文章

笑話

說個真實發生的笑話。大約半年前的某一天,我跟我的2個同行好朋友坐在強力錄音室門口閒聊。話說這2位好朋友A跟B今年都入圍了金曲獎,其中一位最後還得了獎。我想大部份的人都猜不到我們閒聊的內容是什麼。
A:我真的很怕我現在手上的這個案子是我人生最後一個案子,以後就接不到了案子要轉行了…
B:你手上有案子很好了啦,現在是月底了,我下個月的案子都不知道在那裡啊…XD
我:你們現在還有案子…我現在手上的案子其實數目是…
所以別羨慕別人好像很風光很什麼,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苦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低頭努力吧各位同學…

關於Kill Screen報導"返校Detention"

一個國外專門介紹遊戲和電影藝術的媒體Kill Screen深度介紹了返校Detention,感謝~
Thanks for Kill Screen talk about "Detention"
https://killscreen.com/articles/horror-living-martial-law-1960s-taiwan-now-coming-videogames/



The Sound Architect的報導

謝謝The Sound Architect這個專門報導電影跟遊戲音樂的網站報導了我為恐怖遊戲"返校Detention"創作音樂的事情,報導中還有返校主題曲試聽的連結。去聽聽吧。

http://www.thesoundarchitect.co.uk/detentionweifanchang/






ok let's go.

我今天早上剛簽下跟霹靂布袋戲合作的合約。

跟霹靂布袋戲合作對我來說有2個重大的意義。第一,我無法忘記從小到大,霹靂劇集帶給我的那些又哭又笑的時光,我一直到現在都常常在猜,玄武魄的真面目,到底是不是非凡公子?若是的話那真是太好了XD..能為霹靂創作原聲音樂,的確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

第2,我從學生時代就很喜歡布袋戲配樂大師風采輪的音樂。這麼多年來,我不斷地,一次又一次地聆聽著她音樂裡的那些故事,那些感動對我來說是從來不曾忘記的存在。能跟她一起工作,是我非常大的榮幸。

接下來,讓我們看看能做點什麼有趣的事吧。ok let's go.



"掉入時空縫隙的人"第一版的mastering

自己的專輯"掉入時空縫隙的人"第一版的mastering回來了,第一次跟德國人合作,非常棒,也希望你們能很快聽到這張專輯。   Checking my album "Circle of Time" first mastering,This is the first time I worked with German mastering engineer,you will like it!


所謂的配樂…

正對著一段滿地都是血跟收屍的影片寫配樂 1、用一些古典的弦樂,就會很像歐洲的藝術電影
2、用一些70年代的電子樂加上些電吉它,就會帶著一點嘲諷的味道
3、用手風琴或是弦樂pizz,寫在反拍,就會很黑色幽默
4、用些工業音樂的元素,就變成silent hill
5、用很重的電子音樂的和鎖吶融合,就變成台灣之光;返校detention
6、用一些很碎的國樂bell,就很像香港鬼片
7、用pad再上一些很遠的鈴聲,就變成日本鬼片
8、用大量的7和弦和代理和弦,就變成韓國鬼片
9、用一堆pulse在低音咚咚咚咚,就變成美國鬼片
10、請阿輪來唱一些經文,就變霹靂布袋戲
11、請Freddy來唱一些台語,就變閃靈
12、請豬頭皮來唱一些台語,就變挪威的木頭
13、請 Yang Violin來彈一下鋼琴,這些死人仿彿都上天堂了
14、請 Ricky Lian來拉個二胡,他們應該都下地獄了
15、請 李婉菁來轉一下合成器,他們應該都飛到宇宙去回不來了。 所謂的配樂…其實能帶給畫面和觀眾的影響是非常巨大的…我真的忙到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