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2的文章

衞帆今天正式開工了

衞帆今天正式開工了


希望今年能有更多的機會接觸到更多有趣的事情,認識更多有趣的人,完成更多有趣的音樂作品...


對了,今年還有一個願望,就是希望能跟一些商業或是非商業的電影導演合作,無論是實驗性電影短片或是商業製作的電影,我都很有興趣參與,也期望自己能更有經驗去把非電視劇類的音樂火侯掌握地更好。


anyway希望今年我和我的朋友們都能離自己的夢想更近一步囉!


一起加油吧!


PS 昨天去看了華山藝文特區的鬼太郎特展,真的很棒,我找時間再把一些照片整出來給大家看看


還沒去的朋友們要把握機會啊!










檢視較大的地圖

新年快樂!

衞帆的朋友們,新年快樂!

今年在台北過年的我感覺這春節似乎不是春天的開始,而是冬天的延續。

台北的氣侯比起南部真是令人傷腦筋啊,大陸寒流一波接一波來,每天只好躲在家裡開著暖氣看書。

今年大體上,希望自己有一些時間做一些自己比較喜歡的音樂;我想一個音樂人,老是把所有的時間都放在有規範的商業機制裡創作,日子久了,容易會像野獸在柵欄裡待久了,失去野性一樣。

自己的個性、自己對事物的判斷、自己對音樂的喜好,才是唯一能超越技巧、理論的東西;而那些跟自己有關的東西,若是你完全捨棄了,很有可能一輩子再也找不回來了也說不定。

總之,朋友們,今年一起努力吧!

下午到朋友當店長的台北RUSKASA拜個年,合照一張留念。



那段旋律

一邊想著過去的幻化做回憶的點點滴滴,手上卻彈出了悲傷的旋律,心裡想著,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人生啊,有喜就會有悲,所以一時的快樂或是一時的悲傷都不算什麼;因為誰也沒有永不止息的快樂,誰也沒有永不止息的悲傷。

那些外在的事情,成功和失敗、生命和死亡、快樂和憂愁,就像佛經說的,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都會過去的。

重要的是在那些事情中,找到屬於自己的意義,找到屬於自己的平靜,才算是個幸福的人生。你說是嗎?

今年快結束了,不管你今年過的好不好,有沒有欠錢欠到無顏見江東父老,連過年都不回去了;放開心胸,準備接受在新的一年中,生命帶給我們新的奇蹟和禮物吧。

晚安了,我的朋友們。

我的2位音樂恩師

我的2位恩師周志華老師和江建誼老師,我想我不見得以後能拿個什麼金曲獎然後在台上感謝他們,不過我只能說,沒有他們就不會有我,我一直很感謝他們。今天難得錄音大家聚在一起,偷拍張照留念。





尾牙和林生祥的"種樹"專輯

今天晚上參加聲動錄音室的尾牙,跟大家喝了不少紅酒,席間我們還看了黃總女兒拚了4天做出來的賀歲動畫,因為聲動就是以電視劇後期製作為主的錄音室,所以這個動畫不管是配音、音樂、劇劇張力都做的很棒!

前一陣子我用小提琴跟法國號寫的一首曲子也被他們拿去下在這個兒童動畫裡,我發現還蠻合的;很有趣。

今天真的非常開心。

回來的路上一直在聽林生祥的"種樹"這張專輯

你知道嗎?無論你在如何窮山惡水的地方,只要有好的音樂,你仿彿就可以看到一種莫名的美妙風景在你的眼前展開。

林生祥的音樂就是有這樣的魔力,真的很棒,朋友們可以找來聽看看。



回來開始準備明天錄音要用的東西,明天預計要錄新戲"幸福的約定"的音樂,這次特別寫了一首中提琴的音樂,我想也許用中提琴來演奏溫柔的旋律是一件很棒的事。

過年前最後一次錄音了,期待。


早安台灣! 今天是總統大選的日子!

早安台灣!

今天是總統大選的日子,無論結果如何,無論你支持的侯選人是否當選,請記得要保持民主的風度。

不然輸的就會是整個台灣。

今年選情特別激烈,不小心轉到的政論節目都讓我覺得帶荖某種奇怪的仇恨,你不覺得嗎?

老實說我其實是完全不看政論節目的人,第一個原因就是台灣的政論節目名嘴很喜歡用假設性的問題在漫罵政敵,舉個例子來說:

通常會以"如果說他真的"如何如何來開場

然後就可以痛罵對方2個小時

因為你也不用求証,也不用負責,因為一切都是"如果說",所以他們的漫罵只是所謂的"疑問句",完全沒有法律責任。

然後電視前的觀眾就會在你的漫罵聲中找到了一些溫暖,就會再買單付他們錢。這只是一場表演的交易而已。跟正義其實,沒有關係。

我另外厭惡政論節目的原因就是,現在的政論節目其實跟某些異端的宗教場子沒什麼不同

只要是你的敵人,差不多都是惡魔,舉個TVBS政論節目曾經上的字標,我印像中好像是"我們該向李登輝丟石頭嗎?"為例。

你有可以號召別人對一個人丟石頭的權利嗎?

若是有,他又不是殺了你全家,你有需要因為看一堆"收錢辨事"的名嘴罵一個人,就恨一個人到這樣的地步嗎?

你要記得一點,我再說一次,這些名嘴雖然很有名走路好像也有風,但他們身陷在商業交易裡面,注定了無法代表正義。

因為他們的工作就是拿錢罵人,所以他們的話並不值得相信。他只是罵給想看的人看而已。

若是那天有那個名嘴敢公開說他若是罵錯了,罵的不是事實,就學學日本武士切腹以示負責,我覺得台灣的政論節目才真的可以看看。

這些人嘴巴上的正義跟骨子裡的東西我想還是有很大的差距。

放下你莫名的恨,放下你莫名的對立,兩蔣時代早就過去了,228是上一輩人的事了,國民黨裡未必都是劊子手;阿扁的時代也早就過去了,民進黨的人不見得都有錢的問題。

我們這次選的是馬英九跟蔡英文。

你覺得誰的政見好,誰規畫給台灣的未來合你的意,就選誰,事情應該很簡單的。

我們一起走向台灣新的未來吧。


Soap Operas Composer

朋友用英文介紹我給他的朋友認識,用的是Taiwanese soap operas composer,讓我嚇了一跳…soap這個字看起來是有點礙眼,不過的確有人是這樣稱乎電視劇的,連現在美國一線的影集像walking dead或是日本一線的"南極物語“都叫做soap operas……看起來雖然有點怪,但其實字眼不重要,重要的是內含吧…只要能做出想做的音樂又能愉快地工作下去,才是最快樂的事情。

不過說真的,我不太把自己的商業音樂作品當作soap來看,因為我一直希望在裡面傳達出一些跟意念有關的東西,我想就連商業製片的編劇跟導演也希望在自己的作品裡傳達出什麼東西吧…若是說這一切都只是為了一時的風潮或是廣告收益,這對從業人員來說就太沉重了。

一個日本作家說的,連黑道大哥都有所謂的"愛與夢想",我想我們心裡面的那個火花也不見得完全不見了才是…

昨天在捷運上遇到一個老朋友,他說他看過我去年做音樂一部劇他很喜歡,這是我最高興的事情。

還有20天左右就過年了,為了過年能好好地陪家人過個好年,最後這個階段要很努力地趕一下進度才行…

今年跨年在三星張宅拍的照片,等我有時間把照片整理好再一次上來給大家看看,這個民宿交通雖然不太方便,不過真的很有設計感,值得推薦。


一腳跨進傳說中會世界未日的2012

剛一腳跨進傳說中會世界未日的2012,大家是否都安好呢?

管它未日什麼時侯來,用心地活出每一天的精采,做該做的事,幫助該幫助的人才是重要的事,是嗎?

這幾天開始寫電視劇"她的一生"的音樂,這部劇的時空背景是1980年代,也就是村上春樹的書"懷念的1980年代"所描寫的那些日子。



"懷念的1980年代"是我很喜歡的一本書,我差不多每年都會拿起來不經意地看個1、2遍,其實每個年代都有每個年代有趣的事跟浪漫的事,在1980年代長大的朋友們,或是在那個年代還沒出生的朋友們都可以看看這本有趣的書。

另外同時開始寫的還有偶像劇"幸福的約定"音樂,看來今年又是忙碌的一年。



2011結束了,還來不及跟大家說聲再見2012就來了。希望我的朋友們今年都過的更好,在新的一年有更好的發展,離自己的夢想接近一點。

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