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08的文章

Pink Floyd的keyboard手Rick Wright今天過世…

如題,Pink Floyd keyboard手Rick Wright今天因為癌症過世了

Rick Wright在70年代那個迷幻搖滾剛起步的年代是個非常重要的人物
我只要想到他,就會想到那個delay多到不行,虛無飄邈的KEYBOARD聲

我第一次聽到他演奏KEYBOARD是在大四的那一年

在電視上轉到Pink Floyd的一場音樂會,音樂會上他們正在演唱著time這首他們的經典曲目;那時我聽到他的KEYBOARD,簡直就像著了迷一樣,立刻瘋狂地跑去唱片行找Pink Floyd的這張LIVE來聽。Pink Floyd那張LIVE唱片上面還有一個很迷幻的小燈,要裝電池會一閃一閃的,不過我想這張唱片可能在他們店裡放太久都賣不出去,電池都沒電了,我還跟老闆凹了一個新的電池才肯買。買回去後,我還看著那個一閃一閃的小燈滿足地睡去…很有趣的回憶。

實在是一首超級經典歌曲,雖然前奏很長,不過還是請大家聽聽看(舞台燈光也很棒,值得一看)


Pink Floyd的歌有一個很特別的地方,那就是快40年後的今天來聽他們的作品時,他們的MIX還是一樣新…

說的白話一些…朋友們若是看一些老的國片時,會不會覺得他們的聲音聽起來"很老"?硬是跟現在的電影聲音不一樣?

但是Pink Floyd的唱片聽起來,所有的聲音都很新,很有現代感…我只能說,他們的音樂、他們的後製工程師,40年前的觀念已經超越他們當代的能力,來到現代了…真是非常了不起!

Pink Floyd的keyboard手Rick Wright今天過世了…

我的青春好像也有一小塊不見了的感覺…

刀狂劍痴的悟道之旅-音樂人的悟道之旅

愛落紅塵心已死,持刀抱劍了一生

  霹靂布袋戲中的人稱”刀狂劍癡”的葉小釵一直是我很喜歡的人物;而他悟出劍術真意的過程,也給我的音樂和人生很多的啟發。

  葉小釵並不是那種像”劍君十二恨”一出場就打遍天下無敵手的劍聖之流;他真正變成一代劍術高手,是在”歐陽上智”為他解開了苦思許久的”隻手之聲”之真意後。

一隻手,如何像2隻手一樣拍出聲音?

  在了解了什麼是”隻手之聲”後,葉小釵才真正成為了一個偉大的劍聖,因為此時的葉小釵才真正能在無心的情況之下,使出”發在意先”這樣快的劍術。

  想了解什麼是”隻手之聲”嗎?我們來看看歐陽上智開示葉小釵的一段對話

歐陽上智:是的。這片東西不揭開,隨著你成長、智慧進步,雖然會慢慢戳破它
讓他變得透明一點薄一點,但是還是遮蔽了許多別的東西
以致於有的事物你看得透,有的卻又看不透。
所謂的「徹悟」,是指將這片蔽眼之雲盡消,五障晴朗無礙。
歐陽上智:如果你本著「無心」的境界去體會隻手之聲的意思,
那你會發覺這根本不是問題。
葉小釵:什麼是無心?雖然半駝廢有提起「無心」兩個字,但我只能知其皮毛
而不能深入其髓。
歐陽上智:無心,簡單的解釋就是不用意識思維推理時的心靈狀態
無心的境界,乃是一種極其明白沒有自我意識的狀態。
所以說你不要用意識思維去推理的心靈,
去體會隻手之聲的意思,那你就會明白隻手之聲原來就是無聲之聲

  在我的理解裡,隻手之聲所指的就是我們的心靈跟這個世界萬物的合奏;就算我們手上沒拿著樂器,我們還是可以感覺到這個世界正發出著聲音,世界正透過太陽、風、草原跟我們說著話、唱著歌,這個時侯,是不是五線譜上的音符就不是那麼重要了,世界很大很大,就算用百人交響樂來演奏穹蒼的偉大,跟我們真正抬起頭來看著的天空,還是小的多。

  當你在那一瞬間感受到了世界的無聲之聲時,當你只剩下一隻手,卻可以跟這個世界來一個大聲的"give me five"時,不管你會不會彈奏音樂,不管你是不是只拿著一隻原子筆敲打著節奏,那都是美麗的音樂,因為世界正跟你合奏著,樂理、器材,十萬一隻的U87 MIC,都變得沒意義了。

  做音樂當然要接案子賺錢,不過,在賺完錢後,自己的音樂是什麼,是不是只剩下鈔票的重量?

  偶而,試著別…

姬神 和我的音樂路

有時侯會思考一件事,那就是我身體裡面的的音樂,到底是從那裡來的呢?

  從小我媽總是用喜多郎和李泰祥的音樂叫醒我跟我哥,雖然那時不了解感動這件事情是什麼,但是似乎這2位偉大作曲家的身影和他們想訴說的話,就偷偷的放在我的心裡了。

  一直到了唸高中的時侯,那時因為在教會的關係,所以聽了很多教會的音樂;同時也因為開始玩樂團,所以大量的聽”超脫合唱團”跟一些其它的搖滾樂,不過當時,總覺得超脫的東西比較能聽進心裡,我想也許我也屬於那種年紀時的憤怒少年吧…教會的教導跟KURT的思想同時放在我的心裡,也許有些人會覺得相當奇怪,但對我來說,這並不是很難的事情,因為人間本來就有不同的人,不同的想法,重點是,它都存在,並且無法忽視…(我大量的聽超脫的時侯,正是Kurt用槍把他的腦袋轟掉的那一年)

  到了唸大學時,第1位對我音樂之路有重大影響的人出現了,那就是日本的”姬神"

姬神的音樂充滿了對這個美麗世界的嚮往,在他的音樂之中,世界似乎不是那種可怕的存在:喜悅,就在我們隨手可得的地方,神秘的事物,裡面藏著哲學家所說的世界之心,而我們都身在其中,向著同一個方向走去。

  在大學時,我遇到了一個很大很大的困難,同時也對這個世界有很多很多的疑惑;那時總覺得自己不屬於這個世界,也不屬於誰或是任何的地方…但是在姬神的音樂中,我慢慢地開始試著往前走下去,走入一個我覺得很寞生的世界,找一個自已應該存在的地方。現在回憶起那段時間,好像只剩下幾件事情

 1、姬神 
 2、蘇菲的世界(書)
 3、電吉它
 4、合成樂器
 5、悲傷

  因為想試著走入姬神音樂裡的美麗世界,於是我開始創作,同時也開始了我的音樂人生。

  這幾年下來,因為接案子的關係,學了很多種風格的音樂,在配樂的事業裡,你必需要了解弦樂、舞曲、電子音樂、rock,藍調,簡直是什麼都要會寫…但是在自己一個人時,你知道的,我的朋友,我還是一直聽著姬神,那是我夢中最美好的音樂境界。

  在我聽著姬神時,世界變化了,從阿扁上台到下台,從我只是一個大學生到職業音樂人,從爸媽還在工作到他們退休了,從一無所有到遇到我最愛也最了解我的女人May,從住在山腳下到擁有一個自己的家…世界變的好多,快的讓我有點措手不及。而姬神,也在4年前過世了。  

我常常想對著天空大喊,喂!上帝啊,你出來啊!有很多事情你到底在想什麼,你總該給我們一個解答吧!若是你真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