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11的文章

光之塔 The Lighthouse

我很喜歡這個台灣留學生紀柏舟創作的動畫短片"光之塔 The Lighthouse"
我剛看完了一次,要很用力才能忍住,讓眼淚不流下來 …我真的非常感動。


我在youtube找到了"光之塔 The Lighthouse"的影片,你們可以看看





導演紀柏舟說:


這部影片是給我父母的禮物.

"光之塔"是一個有關父母的故事。講述遊子追求夢想,父母就像燈塔一樣支持、看望與守護,也是自己生命經驗的寫照




其實在一邊看的時侯,我一邊也想著過去我的父母親為我所做的一切。


就像影片中,漸漸長大的孩子總是急著向父親揮手告別,然後急著坐上自己的小船去探索新的世界。


我們長大的路上不也是這樣嗎?


漸漸地把父母放到一邊,漸漸地跟他們相處的時間少了,有時很久才能看到他們一次,有時他們過的好跟不好我們也不清楚。


我現在沒有小孩,不過若是想到有一天,每天都纏著我的2歲寶貝姪女寗寗也會這樣跟我揮揮手,然後轉身到我看不到她的地方去探索屬於她的世界時,心裡面還真難過。


我想身為她父母的,我的大哥大嫂一定也會更難過吧…


我應該找時間陪我媽媽彈鋼琴的。父母親,真的很了不起…


我在剛走上音樂這條路,有一餐沒一餐的時侯,我媽媽就算日子再苦再累,也常常會存一點點小錢,然後背著認為我做音樂是米蟲的父親,偷偷塞一點給我,而且還不斷地為我加油,把苦往自己心裡面吞…


有一次,她一個人走到誠品的唱片行,她看到滿架的唱片,她突然想到她的兒子也從來沒正式學過音樂,現在竟然要跟這麼多人競爭,於是突然就很難過很難過地打電話給我,她說:


我知道你的壓力很大,但是若是你願意拚的話,媽媽一定會幫你加油


現在我終於走過那些日子,雖然不知道未來像這樣的日子會不會再次來臨,不過現在至少也可以每個月給家裡一些生活費,讓他們放心了。


謝謝我的父親跟母親~


我很懷疑,若是有一天我也當上了父親的話,能不能像他們這樣,永遠做孩子們的光之塔,我很希望我是…

春之旅人

天氣好轉了些,今年的春天來的晚了,不過總算到了。

今天早上工作前,一邊處理著Paypal的事情,一邊聽著"春之旅人"這張專輯,真的很溫柔的一張專輯。

我很喜歡收錄在其中, 由元千歲如秦基博合唱的"殘雪";這首充滿了離愁的歌曲,好似我們正告別著冬天,並且期待著來年再次相見的意味。

去年的冬天我真的太忙了,忙到沒法子停下來想想未來的事情。

去年的冬天,值得你想念嗎?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值得一輩子記念的事情呢?

在這張專輯中,專輯同名曲"春之旅人"在今年3月成為日本九州新幹線全線開業的主題曲,也是很棒的一首歌; 一邊聽著這首歌曲,一邊想像著自己跟家人坐在九洲新幹線上去旅行的畫面,真想現在就出發,工作都快沒有心情了,哈…


其實台灣各縣市不妨比照這樣的模式,為各地的觀光產業設計一些比較精緻的、比較有情感的、經過精心設計的包裝行程,我想,台灣總不能老是搞那些俗又大碗的東西吧,一味著殺價比價,不如把我們的觀光產業做更深度的設計,這才是長遠之道,是嗎?


創作的重量

有個學生說,他最近發現了一個大家都不太熟的軟體,只要擁有了它,就可以做出很屌的東西來。我問他,什麼是很屌的東西,他說,可以無限制的琶音,可以隨便一推就把音量推的很大,可以依照亂數,幫你把節奏搞定…

若這樣的創作很屌,那以後我們都找機器人來做音樂好了…

做音樂其實跟寫文章是一樣的。用的筆跟紙好不好,不重要,用的是word 2007還是word2000,有差嗎?

老實說…

我覺得創作這件事,有沒有內容,比有什麼軟體還重要…請不要再看到什麼新軟體就覺得你擁有了它就可以怎麼樣…

認真的問自己想要創作什麼,想要說些什麼話,有什麼事是可以讓自己不管別人是否肯定你,都一定要做的。

可否面對失敗,可否面對自己的軟弱,可否當別人覺得你是米蟲是垃圾時,也可以笑一笑,然後再照著自己的腳步向前走。

這樣,也許你就可以創作出一些鳥東西來…我是說,也許…

最重要的是,當你創作出那些很鳥的東西來時,你還可以自得其樂,坦然面對,然後大大方方地告訴人家

對,我就是這樣的人,我的創作,就是我

我認為,這才是好的創作…因為,這些創作正是你想說的話,很真誠地,無論如何都想說的話…

所以它有了某種"重量"

去年到了台中著名的彩虹眷村參觀,我好愛這些塗在牆上的創作,因為它畫的很自在,很灑脫,誰說它不是好的創作?

上邪這首詩 和 馬克.夏卡爾的畫

漢樂府《上邪》 上邪!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
     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今天到故宮去看了馬克.夏卡爾的畫展…在靜靜欣賞他的作品,沉醉在他歌頌愛情的畫時,突然想起我很愛的一首漢樂府詩"上邪"
其實無論古今中外,人最了不起的情操,就是擁有愛情這個東西。
我一直深信不疑。
"上邪"這首樂府詩說的是什麼呢?讓我來翻譯一下:
我向天起誓,我想要跟你相愛,永生永世地相愛著。
除非山與河都消失了,四季都變不見了,天和地都合起來了的那一天,我才願意跟你分開…
很難想像,在中國傳統,不容許自由戀愛的社會裡,會有這樣刻骨銘心的愛情吧…
其實愛情一直存在,只是被太多的教條跟規範綁住了而已…這種情況尤其以古代最為嚴重,男生女生連見都沒見過就結婚的比例也高的嚇人…
你說,誰能這麼自私的為你決定好你該愛誰或是不該愛誰呢?
愛情是自由的, 是誰也不能幫你決定對和錯的。
所以別相信國文課本說的那套,說什麼李商隱的言情詩,比不上李白的那些東西。
誰說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 比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格局還小?
感情才是人們活著最重要的東西,才是你每天每天用來活著最重要的東西。
那些偉大的不得了的言論,是不能每天拿來生活的,是嗎?就像所謂的"沒有國,那有家"這句話一樣,怎麼聽都覺得很奇怪…
你應該了解我在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