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1的文章

班展邀請函

上星期在華岡藝校上課時,收到學生親手給我的班展邀請函,是學生自己動手做的,讓我覺得很感動。
  雖然本來在南部有一些很重要的事情要處理,要多待幾天的,不過想了幾秒鐘後,還是覺得,把南部的事情取消,回台北看他們的表演好了。
  因為我常常聽到他們提到班展的事情,覺得這似乎對他們來說,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他們從音樂剪接開始,一直到自己編舞、排舞,歷經許多的難關挑戰,終於要站上舞台了。這可是件大事,不是嗎?
  我一直不覺得我是個很會教學的老師;而且說真的,教你們剪接音樂創作音樂影片,這其實都不是件很重要的事情…會了又怎樣?不會又如何?我常這樣想。
  有很多你們的問題,我的確無法幫你們的解決,看著你們成長的那些困惑,我也只能陪你們走一程而已,就像我的老師、師父們陪我走過的那些路一樣…
  就陪你們走一程吧,總之,加油了,同學們!



世界末日?關於死亡這個事情,寫給我的好友

有人說今年的5月11日是世界末日,離現在大約10分鐘。若等等真是世界未日,我想說些話。
  說真的,這其實沒什麼好怕的啊,大家都一起走了,黃泉路上其實還蠻熱鬧的不是嗎?你若是等等在路上看到我別忘了跟我打個招呼啊~
  人到底是活著苦還是死了苦?這種答案我想是很簡單的,當然是活著的人苦;因為你活著就必須承受親人好友的離去,他們都走了,你連想找個能說話,能分享的人都沒有了,活著好像也沒什麼意思了~是嗎?
  詩經小雅裡有一段形容活著的人心中傷悲的句子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
今我來思、雨雪霏霏。
行道遲遲、載渴載飢。
我心傷悲、莫知我哀。

  一個人回到了故鄉,想念著過去的美好事情,如今故人不在了,我慢慢地走在路上,沒人有能知道我心裡的悲傷。
  反過來說,似乎"含笑九泉"的人日子過的比較輕鬆一些。只管躺在那裡休息就好了。悲傷什麼的就讓活著的人去承受就好了。
  其實,只要完成了你今生的使命,沒留下後悔,俯仰無愧,死有什麼可怕的呢?怕的是你該做的沒做,該孝順的沒孝順,夢想還沒時間追就死了,這樣的死,還真可怕…
  在日本武士道精神裡,人只要把這一輩子活的像櫻花一樣燦爛,死就不算麼了;在我們最驕傲的台灣的精神裡,人說"蕃薯不怕落土爛,只求枝葉代代傳",為子孫、後代而死,是最了不起的精神…
  死亡,其實沒那麼可怕,重點是你活著的時侯做了什麼。
若是真的世界末日來了,不明不白的死了就算了,這也是命…不過對我來說,最好的死亡是什麼模樣的呢?

我希望死的時侯,我的家人都先走了,把所有的問題跟悲傷都交給我了,因為我真的不忍看到他們難過的樣子;尤其是我母親跟我老婆,若是我真的走了,我無法想像他們要怎麼面對這樣的事情…所以,把那些東西都給我吧…讓我我把這一切都安排好了,靜靜地等待那個團圓時侯到來。
  我希望死掉的時侯,我還是可以像現在每天睡著時一樣,笑的開心地睡著…為什麼我每天都可以笑的很開心地睡著?因為我自問出了社會後,每天都對得起自己,苦過、窮過、睡在路邊過,一個月賺很多錢過,不改其志;沒有對人生低頭過。
  我希望死掉的時侯,你們都不要難過~若你們是我的朋友,記得要歡送我走,因為我走是要跟家人們團圓了,是要放下活著時的勞苦重擔了;若你們真的來送我了,記得要放我寫的音樂,你們知道我有那些作品是在寫那個我夢寐以求的烏托邦,放那些作品送我就好,我會很感謝你們的。
  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