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09的文章

生活中隨時的小旅行

今天星期一,剛剛跟MAY去吃一家超棒的日本料理,然後再慢慢步行到附近去吃一碗好吃的豆花。今天我們走過了幾條沒走過的街,看過了一些沒看過的店,感覺很棒。

這是我們的小旅行,跟那些只能久久來一次的,華麗的冒險不一樣,我們想到了就走,沒有時間的限制,不用管它是不是星期天,不用管它手上的日元美金換了沒護照辨了沒。

我們不會因為Weekday晚上去看IMAX而有罪惡感(有一些工作狂人有),也不會因為Weekend要進修而感到無奈…我可以星期二的下午一個人泡在淡水沙崙的沙子上喝果汁,也可以星期天在家裡測試新的效果器跟趕案子…

我覺得這樣的生活很適合我們…與其像個上班族一樣,一年只能期待那麼一次的大旅行,我覺得那種隨時就走的小旅行,小小的冒險對我們的人生來說更重要,讓我們覺得生活更帶勁,有無數的樂趣跟驚奇…

就像是我陽台上種的花一樣,你別等到它都枯萎了才澆水…當你發現它需要一點水份時,就該澆水啊…

我想,我們生活的態度不也應該是這樣嗎?別枯等那些只能在週未或是一年一度進行的大旅行了,等到那一天到來,你的靈魂早就枯萎掉了…我們可以三不五時主動去幫我們的生活澆澆水,常常放一些小小的樂趣在裡面…而工作的靈感和新鮮的生活體驗,也常常就在這樣的冒險裡面跟我們不期而遇呢。

明天要編一首新歌,希望白天編完,晚上可以看球賽跟去健身房運動一下。

最近在網路上看到一個女生用電吉它彈月風魔傳的音樂…實在太熱血了……月風魔傳可是我小時侯最愛的電玩遊戲呢,雖然當時用紅白機玩時音樂效果是非常受到限制的,不過那個時期的作曲家還真的很厲害,在非常少的發音數跟音色的情況下還能做出這麼屌的遊戲音樂…讓我實在相當配服啊……最近我做的遊戲音樂同時可是用了20多軌才做出來,跟前輩比起來的確還有很多要學的東西才行呢……


紅白機的月風魔傳音樂長這樣

ps 公司最近忙翻了,案子接太多,為了品質只好推掉一些新的案子…其中有幾個案子是我很有興趣的大案…可惜啊……若是我們的新錄音室快一點蓋好就好了…到時再多案也不怕啊……

這些音樂裡面的"某個東西",成為了我們心裡面的某種重量,讓我們在走人生路時有些依靠

在國中時和好朋友汪汪一起愛上了一位跟我同一天生日的創作歌手"鄭智化"

那時我們買了他所有的專輯,背下了他寫的每一首歌,把他寫的書當作聖經來研讀…然後在下課時一起唱著他的歌…在那個時光裡,鄭智化簡直就是我的神了…

我想現在許多年輕的朋友可能都不知道鄭智化吧…

唔…不過好像別說是年輕一代的朋友,就算是在我們這個年代出生的朋友好像也有許多人不知道鄭智化是誰…

雖然如此,我依然覺得鄭智化可以說是90年代初期,最棒的創作歌手之一…雖然他從來沒有大紅過,不過我覺得在他創作的歌詞中或是在他寫的曲裡面,都有一種"很細膩"情感,那種情感很深很深,沒有其它的東西,就是很深很深,很真實的情感……

在那個LA BOY當道的年代,在那個大家開始流行穿上很垮的褲子跳起衝舞的年代,鄭智化的歌中傳達東西是很特別的,是很"不通俗"的,但是可以真正打動人心的東西…

我想,也許一個人的一輩子,都會被他在青少年時期所聽的音樂所影響吧…我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在需要勇氣時,我的耳邊會想起Aerosmith史密斯飛船的I Don't Want To Miss A Thing


在一個人在淡水河邊散步時,我會抬起頭看著天上的飛鳥,唱起鄭智化的ain t i flying like a bird,然後把想流的淚都在心裡面默默地流完。

鄭智化-Ain`t I flying like a bird

在一個人的半夜,喝著威士忌,想著工作上的事情時,我會想起Bill Holiday的WHEN YOU’RE SMILING。


於是,這些音樂裡面的"某個東西",就成為了我們心裡面的某種重量,讓我們在走人生路時有些依靠。

這幾天在YOUTUBE上聽到了鄭智化的"別哭,我最愛的人",這首歌曲寫的是人的生離死別,在國中時聽還沒什麼感覺,不過現在年紀也不小了,似乎慢慢地能感受到這首歌裡面的重量了…真是一首好歌…


別哭,我最愛的人

作詞:鄭智化 作曲:鄭智化

別哭 我最愛的人
今夜我如曇花綻放
在最美的一剎那凋落
妳的淚也挽不回的枯萎

別哭 我最愛的人
可知我將不會再醒
在最美的夜空中眨眼
我的眸是最閃亮的星光

是否記得我曾驕傲的說
這世界我曾經來過
不要告訴我永恆是什麼
我在最燦爛的瞬間毀滅
不要告訴我成熟是什麼
我在剛開始的瞬間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