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09的文章

放下,很重要

每年到了4月,公司就會出一團人去VEGAS參加全美廣播電視展(NAB),去談一些代理權,或是去看看新的器材

今年我不會去,不過2007年去的那一次確讓我有很大的改變…什麼改變呢?就是對於音樂工作上心態的改變…

我的音樂路是從玩樂團開始的,在那個階段,覺得"錄音室"這3個字就像神聖不可侵犯的3個字一樣…總覺得若是有一天能玩樂團玩到在錄音室錄下自己的歌,那一定是件棒的不得了的事情……似乎只要能玩音樂玩進錄音室,就到了某種終點線一樣……後面的事情再也不重要……

到了一個階段,開始靠寫歌生活……因為是做配樂的關係,所以必需要親自到錄音室去跟樂手溝通,還要在錄音師的旁邊盯著錄音…在那個階段,突然之間覺得錄音室變成是一個很普通的地方……錄音不過就是一個"賺錢"的過程……沒什麼神聖不神聖的問題

不過雖然如此,那時整個的心情還是會因為自己的作品有好有壞,在創作的過程當中有沒有足夠的靈感,樂手能不能把我想要的感覺演奏出來而有很大的壓力……

在這個階段,音樂事業就只有我眼前的這些案子跟作品而已…就這麼大…

不過在2007年去了NAB後,我發現了一件事,那就是音樂的產業其實真的很大,全世界所有的電視台、後製公司、錄音室簡直多的像天上的星星一樣……

而媒體的交易項目也多的不得了,我到了現場,還看到好多家廠商在賣"攝影用直昇機",或是某種像"高壓電塔"之類的通信機器……不止如此,還有許多SNG車、混音器、HD剪接機、麥克風之類的東西,我想凡是跟媒體有關的器材或是版權交易,現場都看的到……

在VEGAS待了5天,看盡了所有媒體軟硬體的交易,也到了VEGAS許多超級奢華的飯店去走了一遭(一家飯店要走一天才走的完,所以真的無法走完所有的大飯店),在第5天,我突然間了解了一件事情

我所做的這些事情,不管是作曲、編曲、錄音之類的工作…都只不過是這個行業裡面的一小部分,少了我,他還在運轉…而且真的不差你一個……

帶著這樣的心情回到台灣後,突然間發現自己做起事情來輕鬆多了……而且也能比過去做的還要有進步…再也不會因為想不出歌怎麼寫而過於煩腦,再也不會因為一些小小的問題,而自己嚇自已…

簡單來說,就是放下了心頭的重擔……

不會再去想要寫出"世界上最屌的歌"或是"非把和弦編到很有學問不可",這一些過去也許明白,不…

典型的宗教式辯論法

有時侯會遇上一些人,試圖用一種"典型的宗教式辯論法"跟你談事情

什麼是我說的"典型的宗教式辯論法"?

讓我舉個例子來說明:

A跟B為了一件事情的對和錯,開始辯論

A說:你不認同我是因為你被魔鬼迷惑了,或者,你本身就是魔鬼

B說:因為你本身就被麼鬼迷惑了,所以你才會覺得我被魔鬼迷惑…

A反擊:你現在竟然說我被魔鬼迷惑,我告訴你,所有被魔鬼迷惑的人都不知道自己已經被魔鬼迷惑了,你快醒醒吧,不然上帝一定會讓你下地獄的。

B也反擊:你現在一口咬定我被魔鬼迷惑,我告訴你,聖經曾經說過一句話,先知在本地是不被認識的……因為真理站在我這裡,你不承認我,也正好是應驗了聖經裡的話…可見聖經說的沒有錯,求主憐憫你,快快悔改吧……

A接著說:所有被魔鬼迷惑的人都會自以為自己才是真理,可見你真的被魔鬼迷惑了……

B立刻說:你認為我魔鬼迷惑?拿出證劇來…不然你就是被魔鬼迷惑的人…

A心裡說…唉,這個人一直不願接受我說的真理,可見他真的被魔鬼迷惑了…或是,他本身就是魔鬼…我要小心一點……

B又說:你真的被迷惑了,所以才會認為我被魔鬼迷惑…快悔改吧!!!

……

………

…………

開始像圓周率小數點以下的數字一樣,開始無止盡的REPEAT了,這是一場沒有結果的辯論


什麼是"典型的宗教式辯論法",簡單的說,就是阿Q式的精神勝利法則……

當你覺得其它人都是"活在魔鬼的掌握下"時,當你覺得全世界只剩下你一個人是清醒的時侯……是的,你就得到了全世界,你就可以活在你自己的心裡,無視於世界上的生老病死…這些東西對你來說…都是魔鬼那一邊的……你很幸運,從這裡解脫了。

所以,你很快樂……

這種"典型的宗教式辯論法"其實就是否定對方一切的精神式勝利法則,在人類文明裡,其實已經造成了多少的大災難!!!讓我舉中世紀歐洲女巫大審判的例子來說明:

在西元1484年時,有2位教士寫了"女巫之槌"這一本書,在書中詳細列出了各種識別女巫的方法,發起了聲勢浩大的"歐洲女巫大審判",這場獵殺女巫的活動一直持繼了300多年,總共燒死了約10萬名的女性,在這些女性中,絕大多數都只是一般的老百姓而已,跟本不是女巫!!!!(若是發生在台灣,我想那些原住民部落的祭司應該也都會被抓去活活燒死!!!)

女巫之槌


朋友們想不想知道,我怎麼認定這些被燒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