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3的文章

生命的風景

看了"拍照留記憶 華格奈夫婦的生命風景"這個新聞,很是感動。

平凡的人生有什麼不好,有苦有樂,就是很好的人生。

其實時間真的過的很快,也許在你意想不到的時侯,就走到人生的終點了。

其實現在覺得這樣也很不錯,沒什麼成就沒什麼了不起的事情也OK啊,只要在生命裡能留下幾張開心的照片,一些美麗的回憶,就沒什麼可以遺撼的了。

你說是不是啊?



以下自聯合新聞網

http://mag.udn.com/mag/world/storypage.jsp?f_ART_ID=443146


從一九○○年結婚的第一年起,安娜‧華格奈(Anna Wagner)和理查‧華格奈(Richard Wagner)夫婦開始在每年的平安夜為自己拍照,並將照片當成聖誕卡寄給朋友們。他們一直持續這個儀式,直到一九四二年,也就是安娜去世前三年,期間只有跳過幾年沒拍。華格奈夫婦的一個朋友一直保留著他們寄給她的所有照片。大約半個世紀後,有人在原東柏林的一個閣樓裡發現這些照片,後來被公諸於世。 乍看之下,這些照片幾乎一個樣:華格奈夫婦倆、一張擺著聖誕禮物的桌子、一棵聖誕樹,以及幾乎毫無變化的房間陳設。每張照片都攝於同一天。但由於這些背景不變,更能讓我們清楚看出照片折射出的人生季節變化。你可以看到改變如何逐漸生成,或突如其來─就像每年春天到來的那一天,或冬天降臨的那一個早晨。每按一次快門,意味著又過了整整一年。透過這種方式,華格奈夫婦讓我們清楚看到,衰老過程並非遵循年月更迭的節奏。 理查‧華格奈生於一八七三年,與安娜結婚時是一個狂熱的攝影愛好者,經常買最新款的照相機,即使為此花掉一個月薪水或更多也在所不惜。他拍攝的這些平安夜照片都極富真實感。華格奈夫婦是中產階級,妻子比丈夫小一歲。理查曾在鐵路部門擔任祕書一職,後來一路晉升至督察員。夫婦倆一開始住在埃森(Essen),一九一一年搬到柏林的薩爾茨堡大街(Salzburger Strasse),租了一間兩房半的新公寓。他們的後半輩子一直生活在那裡。我們無從得知他們的政治傾向,但一直懸掛在沙發上方、早已到荷蘭多恩(Doorn)避難的德國末代皇帝威廉二世(Kaiser Wilhelm II)肖像,表明了他們的保守立場。 理查在兩次世界大戰中都沒有從軍。一九一四年,他已經四十一歲,超出從軍年齡標準許多。夫婦倆沒有生育孩子。 在一九○○年拍攝的第一張平安夜照片上…

狹路相逢勇者勝

經典賽台灣2連勝啦!

今天要跟世仇韓國一較高下

我覺得棒球場上,若是一直在想這一場可以輸那一場一定要拿下,整個氣勢就整個輸光光了,這個道理做任何行業都是一樣的。

要做,就要力求全勝,要上場比賽,就要拚個全贏,這才是狹路相逢勇者勝的道理。

今天台灣跟韓國要新仇舊恨一次清!

台灣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