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08的文章

想到"春之佐保姬"這首歌嗎?想起來的話,請妳用感情去唱…我想妳最適合唱這首歌

我是個客家人,不過從小卻在母親的影響下,在日本音樂家喜多郎的SYNTH和原住民的歌聲下長大。

在1994年時,我媽買了一張對我影響很深刻的記念專輯-春之佐保姬-高一生記念專輯,自此之後,我家似乎每天都在放這張專輯…

這張專輯的內容相當特別,它記錄的是在228大屠殺中被槍殺的一位小學老師,也是一位偉大音樂家"高一生"先生的遺作…高一生先生雖然在1954年就被槍決,沒留下任何的錄音著作,不過因為他在阿里山上的小學教書時,常常寫一些簡短的作品,像是打獵歌之類的作品,帶著小朋友唱;所以在這張唱片中,所有的歌聲都來自於當時他所教的小學生,這些小學生們現在大多都是阿公阿媽了,不過他們還是能憑著回憶,把過去所學的,高一生老師的作品啍唱出來…所以這張專輯就在阿里山上的小學教室完成人聲的錄音…

這張專輯令我最感動的就是這首"春之佐保姬"

這首歌由高一生先生在1940年左右完成,寫給他一生最愛的妻子"湯川春子"

"春之佐保姬"的"春"就是指他的妻子,"佐保姬"就是日語裡的"守護神"之意,所以這首歌的意思其實就是指他的妻子"湯川春子"小姐就是他心裡的守護神,由此可以看出他對他的妻子用情之深,實在令人動容。

而在1952年,高一生先生被抓進監獄,一直到2年後被槍決的時間裡,他最大的安慰就是寫信給在故鄉等待他回去的愛妻……他曾在信中這樣地寫著:

「我的魂不在台北,每夜都在家裡的小房間陪伴妳,妳不會寂寞的。想到春之佐保姬這首歌嗎?想起來的話,請用妳的感情去唱,我想妳最適合這曲子。」

「有一天我無疵的身神定會回到你們的懷抱哩,使你們很愉快地生活起來。我敢打賭我們的團圓很快會來臨,祝你們明朗。」

「物品讓人取去也無所謂。我的冤情日後必會昭明。取用縫紉車之前,我特別想穿妳縫製的衣服。一件白的襯褲(冬天的物品不衛生),像短褲那樣附有繫帶,下面是西裝褲的樣式。白色的方巾(四尺左右)一條。田地和山野,隨時都有我的魂附守著。水田不要賣。」(最後一封信,暗示即將被處決)


1954年,他的妻子被通知到台北來,從一個水池裡撈出高一生的遺體……

他的愛妻湯川春子小姐在1999年過世,她在人生最後的幾年已經進入失憶,完全不記得任何的事情…但她卻還能清楚地唱出這首"春之…

排骨飯的故事

今天跟跑媽聊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她是出版社的主編,以出版業來說,今年這樣的景氣減薪裁員都是很正常的事,不過我看她還能在MSN上寫著元氣2個大字,實在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她說,快樂是掌握在自己手上的…

的確,無論環境如何變化,自己的心情還是要靠自己決定啊…人生沒有什麼絕對的事,有的人有錢卻不快樂,很多人沒錢卻能夠把日子過的很好…所以,若是你說人生的好壞是有錢沒錢來決定,那就太小看這個世界了。

我想起了以前那段用”便當”來量化自己快樂指數的日子

在許多年以前,在我做音樂做的很窮很窮的時侯,我租在一個附近到處都是便當店的小房子,在那個時侯,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吉它老師,一個月大約只有5000元的收入(有一次一個月賺8000就高興的睡到半夜笑著醒來)…在那樣的生存模示下,對我來說,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就是:

我想要活下去,不要餓死。


那時離我住的最近的就是2家專賣排骨飯的店,一家叫做竹野排骨飯,另一家就是淡水有名的”只有排骨飯”,在那個時侯,我差不多就是靠這2家排骨飯在維生。

所以每個月一拿到錢,我就會自動量化我的錢大約等於多少個”排骨飯”,可以讓我再吃飽幾餐

在那樣的鍛鍊之下,於是我就有一個特別的能力…那就是當我看到一個數字時,這個數字就會立刻換算成成排骨便當的數量,完全不用計算機…朋友們可能覺得今天衞帆是不是在開玩笑,但是我告訴大家,這可都是我做音樂起步時的心酸啊!!

這樣過了5年之後,我開始走出在餓死邊綠的日子了

這個時侯很多事情的量化標準開始產生了變化,也發現原來人的慾望在填飽肚子以後,會多出很多很多的東西來,這時侯量化金錢的方法就變成了:

這個案子大約等於出國玩的錢的幾分之幾、又等於房貸的百分之多少…

當然,人總不能一輩子處在會餓死的日子,很感謝在過去的日子和現在幫助過我的人…我到現在為止,只要經過我以前住的小套房,我都會抬頭看看它,並且笑著想起那段以排骨便當維生的日子…

人麻,既然都有這個Guts走過來了,有一天若是事業又失敗的話,再次走上了回頭數便當的日子也沒在怕的啦!!

那麼,把心情把握在自己的手上,毫不畏懼地再往前走吧!

ps
我到現在看到數字都還會自動換算成排骨飯的量,人有些求生本能只要一被開發出來好像就不會消失了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