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媽媽的圓夢之旅-安藤忠雄建築旅行團

今天張家有件大事,那就是媽媽多年來的圓夢之旅終於要出發了,她今天要出發去日本,參加安藤忠雄的建築旅行團!!她從很多年前就開始收集許多安藤忠雄的建築書,常常在家裡翻了又翻,翻了再翻…很希望有一天能真的到那些她心儀已久的地方看看,去親眼看看她最愛的安藤忠雄建築作品。

等了好多年,我跟哥哥都長大了,家裡經濟狀況也比較好轉,她終於獨自一人出發了…




出發的前一天,家裡可熱鬧了……我跟哥哥去換了一大筆日元給她,讓她在日本儘情的花,花不完的就當作首長特別費,實質補貼給她…她學中醫的弟弟,也就是我的舅舅一家人也來到了家中,幫她從頭到腳做個大推拿,並且把一些隨身可能需要的藥物都開好,以備她在日本隨時有狀況時使用…而且舅舅還把他超棒的相機借給我媽,讓她在這次日本行能夠把所有她看到的東西都拍下來,回來分享給我們……她的好友劉大姊也帶了陳年桂花釀來為她送行,在送完她之後,我家裡也開了一個小小的私人送行會,我哥哥拿出一瓶很棒的金門高梁,全家一起敬我媽,希望她這次一路順利!!

早上4點半,我回家叫醒了我媽,送她去坐車…這時,她看起來突然不像個60歲的女人了…她在上車前,整個人開心地又叫又跳的,我真的很少很少看到她這麼高興過…也真的為她很高興!

我的媽媽(包括我家)其實前半生都被貧困所圍繞,她為了這個家付出所有的心力…付出的常常什麼都不剩。

從小,在我有記憶之後,我的家境就一直不是很好,也許許多朋友會認為我是不是從小有錢去學音樂,學鋼琴,現在才能變成一個音樂人?

答案是,我從小沒學過鋼琴,不是不想學,而是家裡沒錢讓我學…我的琴是自已買書學的,不花錢(所以彈的不好,不過夠做案子就好)

在20年多前,我的媽媽為了給我們一個好的環境,真的是拚盡了她所有的一切。

她在我國小的時侯,為了讓我跟哥哥能夠在一個比較像樣的家庭生活,她真的去借了很多很多的錢來整修家裡;原來我的家地板,只不過是水泥加上一層塑膠皮,而窗戶、門、牆壁都很糟,感覺好像住在工寮裡一樣…

在那時,我家什麼都沒有... 我還記得我跟哥哥最常玩的遊戲就是把一個臉盆裡裝滿了水,然後放在家裡的陽台,讓太陽光打在那盆水上,然後再反射在天花版…而我跟哥哥就會躺在陽台的地上,看著天花版的水光反射,憑著想像力說故事。

這不是不能住,張媽媽說…

但是因為我從小也沒什麼錢唸書,又嫁給了一個非常傳統的客家人……我希望你跟你的哥哥能夠走出貧困,走出而走出貧困最好的方法就是培養我們的美學和對藝術的鑑賞能力;唯有如此,你們兄弟才能擺脫我們家的宿命,走向一個比較好的未來。我去借這麼多錢,把家裡弄的好一點,就是希望用有美感的環境,讓你們兄弟在這學習到有美感的習慣和生活方式。這對你們很重要。


於是錢借到了,家裡開始動工,她又去弄了一套音響,外加一堆new age、古典樂、民族音樂的"錄音帶",天天在家裡放…就是在那個時侯,喜多郎和坂本龍一的音樂就成了我家裡每天的起床號。

她這一欠錢,就欠了十多年,而在她還沒還清這筆債時,又因為人作保,而再度欠下大筆債務…我的家又陷入了另一次的絕境。

這些年來,她始終為了債務而到處奔走,也因為如此,她無法完成她從小告訴我們的,那個她的夢想

我想要環遊世界,去看看世界上的人們到底是如何過生活的,去看看世界上最美麗的建築,到底生的什麼模樣…她說

她一直不能去,所以只能買大量的書來看…她說,唯有藝術如哲學能夠讓她在這樣艱困的情況下,有活下去的勇氣;當她看著這些書時,她的靈魂就飛到了那些她戀慕的地方,身邊的這些珈鎖,在那些她閱讀的時間裡,全都解開了。

你們長大了,不管你們到那個地方,都請帶著我的眼睛去,把外面那些美麗的世界帶回來分享給我…她常這樣告訴我跟哥哥…

在我跟哥哥都從學校畢業了之後,她還是沒有機會能出去…

因為我的哥哥那時正在考律師和法官,但並沒有那麼順利地一次就考上…而我也因為對音樂的熱愛,瘋狂地投入了音樂的工作,在那幾年,我跟哥哥的情況都不好,媽媽卻也沒有把她的一身重擔推到我們的身上。

她把很多家裡的因難都自己吃了下去,沒有人知道;因為她怕把這些事情告訴我跟哥哥的話,我們兄弟為了夢想前進的腳步就會因此而有後顧之憂…她總期盼我跟哥哥不要像她一樣,過一個被禁錮的人生…她希望我們為了自己的理想和熱情奮戰,而代價就是她自己把所有的苦都往自己的肚子裡吞。

我的哥哥現在是一個執業律師了,而我也成了職業音樂人,她常在電視上聽見我的作品,這一切都讓她感到她苦了幾十年沒有白費掉。

她現在終於能夠踏上她的圓夢之旅了…她的第一站就是日本安藤忠雄的建築旅行團,要去看看日本最偉大建築師的作品!!

跟她推著行李走在清晨的馬路上,感覺她彷佛像隻即將飛出籠的鳥兒一樣地興奮……

若是能夠的話,我跟哥哥也要趕快把錢賺到手啊…希望未來我們能夠有錢讓我媽媽直的去環遊世界啊!!!

現在她應該剛下飛機吧……我已經能夠想像她星期六滿載而歸的興奮模樣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Behind the Scenes : 返校Detention Ending Theme

謝謝小提琴家 Hsinyu Yang 
其實這個音樂我重寫到了第3版才交過。當赤燭宣布2個月後遊戲即將發售時,我正坐在我的琴前面發呆,一邊看著網路上的各位熱烈地討論著返校發行的一切,然後自己完全處在一個卡住,寫不出片尾曲的情況。 
返校的Ending theme對我來說,是一段很辛苦的創作過程。要把整個遊戲和故事用簡單的幾個音做一個總結是相當難的事。寫到第2版還是被打槍後,赤燭的 Vincent Yang丟了一個訊息給我,他說衞帆,我們可能要談談。當我打開skype視訊時,我發現他們公司差不多有5、6個人就坐在鏡頭前面"包圍"著我(笑) 
溝通過後,我看著魏仲廷跟方芮欣相視而坐的畫面發呆了很久,腦子裡突然有個旋律經過。 那是一個我無法解釋節拍的旋律,於是我立刻在鋼琴前記錄下了那個旋律,最後再把這個旋律的結構化成3拍,最後定案成4拍的旋律,也就是玩家們在遊戲的最後一幕,年老的魏仲廷回到教室坐下時所響起的那個鋼琴旋律。 從返校最早方芮欣還會唱民歌,恐怖音樂要以民謠吉它為主的版本,一直到最終發售的版本,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總之,謝謝大家了,這是一段很有趣也很美好的回憶,有幸參與其中,有幸用自己的風格去做出自己喜歡的作品,用這個作品去感動別人,是很棒也很幸運的事情。

返校實體原聲帶預購中!

終於可以跟大家宣布了,返校實體原聲帶和其它返校周邊商品預購中!


Detention OST CD Pre-Order now!


傳送門 : https://goo.gl/SWMMBd


張衞帆,發生了什麼事?

FB的近況上總會寫著”張衞帆,發生了什麼事?”這幾個字

我想也許是時光的摧殘

到了一個年紀,經過了一些事情

你就會發現雖然有很多的事情可以說可以分享,但是卻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也許我們都變的世故了,是嗎?


快過年了,連續忙了幾個月,希望能在過年的時間把最近買的一些套譜好好研究一下,喘口氣,再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