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Heaven and Earth-人間與天堂

我一直很喜歡Bill Viola的一件名為Heaven and Earth的Digital Art作品,在台灣翻譯過來就叫作"人間與天堂"

其實我不知道這樣翻到底對不對,不過也許譯名多少跟譯者的主觀意識有相當程度的關係吧…

我們先跳開"人間與天堂"這個譯名,以Heaven and Earth來看看這件作品





在這件作品中,Bill Viola在上下2條木樁上各鎖上一個螢幕;在上頭這個螢幕上,它播放著一個老人的臉,而在下方的螢幕,則是播放著一個剛出生嬰兒的臉,而在2個螢幕的玻璃上,也正反射著對面那個螢幕的臉…所以在老人的臉上會出現嬰兒的臉,而在嬰兒的臉上,則是會出現老人的臉反射在上面。

在這件作品中,老人與嬰兒正對話著,而在對方的裡面卻看到了自己?

Bill Viola似乎把生命的延續性作了一翻闡述…

老人裡面有曾經是小孩的過去,而小孩裡面,也有未來成為老人的"那個東西",所以說生命裡包含著太多的東西,就像東方哲學中,陰陽是對立的,但卻又在裡面找到到"自已"

所以說,世上沒有完全是好的人,也沒有完全是壞的人…你最討厭的那個人是不是真的那麼壞,而你自己是不是就是真的站在完全""的那一邊?

陳水扁是不是百分百的惡,而中東的恐怖組織是不是也可以被媒體簡化到像科學小飛俠裡的惡魔党一樣?

值得思考…

Bill Viola Heaven and Earth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4/27(四)我在 台大音樂節 NTU Music Festival 有個講座

4/27(四)我在 台大音樂節 NTU Music Festival 有個講座,我會從我幾個遊戲、影視配樂中挑幾首比較有意思的作品,現場跟大家分享我是怎麼從構思到創作這些音樂的過程。歡迎參加。


Behind the Scenes : 返校Detention Ending Theme

謝謝小提琴家 Hsinyu Yang 
其實這個音樂我重寫到了第3版才交過。當赤燭宣布2個月後遊戲即將發售時,我正坐在我的琴前面發呆,一邊看著網路上的各位熱烈地討論著返校發行的一切,然後自己完全處在一個卡住,寫不出片尾曲的情況。 
返校的Ending theme對我來說,是一段很辛苦的創作過程。要把整個遊戲和故事用簡單的幾個音做一個總結是相當難的事。寫到第2版還是被打槍後,赤燭的 Vincent Yang丟了一個訊息給我,他說衞帆,我們可能要談談。當我打開skype視訊時,我發現他們公司差不多有5、6個人就坐在鏡頭前面"包圍"著我(笑) 
溝通過後,我看著魏仲廷跟方芮欣相視而坐的畫面發呆了很久,腦子裡突然有個旋律經過。 那是一個我無法解釋節拍的旋律,於是我立刻在鋼琴前記錄下了那個旋律,最後再把這個旋律的結構化成3拍,最後定案成4拍的旋律,也就是玩家們在遊戲的最後一幕,年老的魏仲廷回到教室坐下時所響起的那個鋼琴旋律。 從返校最早方芮欣還會唱民歌,恐怖音樂要以民謠吉它為主的版本,一直到最終發售的版本,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總之,謝謝大家了,這是一段很有趣也很美好的回憶,有幸參與其中,有幸用自己的風格去做出自己喜歡的作品,用這個作品去感動別人,是很棒也很幸運的事情。

張衞帆,發生了什麼事?

FB的近況上總會寫著”張衞帆,發生了什麼事?”這幾個字

我想也許是時光的摧殘

到了一個年紀,經過了一些事情

你就會發現雖然有很多的事情可以說可以分享,但是卻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也許我們都變的世故了,是嗎?


快過年了,連續忙了幾個月,希望能在過年的時間把最近買的一些套譜好好研究一下,喘口氣,再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