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蠻好的文,低調行善,真的很了不起的慈善家

蠻喜歡這個文章的

轉自facebook

原文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374861112627993&set=a.272205389560233.59120.100003123226432&type=1&theater

天堂不需要用到錢......
"誰建起樓房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樓房能建起來"

他出生在新澤西州一個愛爾蘭裔天主教平民家庭,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他今年76歲,和妻子居住在美國舊金山的一套一個起居室的出租屋裡。他從來沒有穿過名牌衣服,戴著一副破舊的眼鏡,佩戴的手錶也是從地攤上買來的。他不愛美食,最喜歡的是價格低廉的烤奶酪和蕃茄三明治。他沒有屬於自己的小汽車,外出通常都是乘坐公共汽車。他用的公文包是個布袋。另外,如果你和他一起到小酒館坐坐,他一定會仔細核對帳單:如果你住在他家裡,睡覺前他一定提醒你把燈關了。

你一定很奇怪,一個貧窮而吝嗇的美國老頭有什麼好說的?

就讓我們看看他都做了哪些事吧..........
^ 他曾為康乃爾大學捐了5.88億美元,
^ 為加州大學捐了1.25億美元,
^ 為史丹福大學捐了6000萬美元。
^ 他曾投入10億美元,
為改造、新建愛爾蘭的7所大學和北愛爾蘭的2 所大學。
^ 他曾設立“微笑行動”慈善基金,為發展中國家的唇裂兒童
做手術提供醫療費用。
^ 他曾為控制非洲的瘟疫和疾病投入巨額資金........
迄今為止,他已經捐出40億美元,還有40億美元等待捐獻。

他就是對己吝嗇對人大方,喜歡努力掙錢卻又不喜歡擁有錢
查克.費尼Chuck Feeney。

查克.費尼行事低調,是那種刻意匿名的“隱士型”慈善家。他創立了擁有80億美元的“大西洋慈善基金會”,為了避開美國法律關於基金會信息披露的有關規定,這個基金會到遠離美國本土的百慕達群島去註冊。

基金會的名字沒有使用查克.費尼或與他相關的人的名字,他甚至要求基金會的員工不告訴家人自己在哪裡工作。根據他的苛刻要求,接受捐贈的機構甚至不能為他放置一塊銘牌。捐贈的受益者大多不知道資金的來源,知情者必須簽訂保密協議:若向外界透露有關消息,資助將停止。

直到1997年,查克.費尼的“免稅購物連鎖店”被法國奢侈品巨頭伯納德.阿諾爾特收購,公眾才知道,費尼在該公司的股份已移交給“大西洋慈善基金會”,他捐贈的數額竟然超過了麥克阿瑟、洛克菲勒等家族設立的鼎鼎大名的基金會!

多年來,他為人低調,行善一直隱姓埋名、捐款全部匿名,就連他親自創建的高達80億的“大西洋慈善基金”,也拒絕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當這事被人們發現後,真是讓全世界都震驚了。

此後,繼續隱姓埋名已無法實現,但查克.費尼及“西洋慈善基金會”仍然盡量低調,比如:不專門發布捐助消息;拒絕設立各式銘牌;資助建設的大樓不能用他的名字命名(據說這樣可以吸引其他希望獲得冠名權的慈善家與費尼合作)

費尼說:“誰建起樓房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樓房能建起來。
他稱自己是個“衣衫襤褸的慈善家”,他的節儉確實令人驚訝。

費尼出資建設了無數大樓,他曾在法國旅遊勝地、英國倫敦高級住宅區和紐約公園大道等地擁有6棟豪華住宅,但如今,一處都沒留下。

費尼靠銷售免稅名牌商品累積起近百億美元的財富,但他從不穿名牌服裝。在一些正式場合,他戴著一副破舊的眼鏡,那是他從街頭雜貨店裡買來的。飲食十分“平民化”。他說:“你可以上高檔餐館,一頓飯吃掉100美元,但是,吃那種25美元的飯也能讓我滿意。”

費尼共有五個孩子,這些兒女沒有得到特別恩寵和多少財產,在假期時,他們需要到賓館、飯店和超級市場打工。女兒十幾歲時,有一段時間曾與好朋友一起打了不少長途電話。父親收到長長的話費帳單後,立刻切斷了自家的電話,並貼出了一張本市地圖,上面標有附近地區的公用電話。接著,他還將帳單送到那女孩的父親那裡。女兒當時覺得很尷尬,但她後來覺得父親這樣做很正確。對於費尼隱姓埋名地疏散家財,子女們也很贊成:“這有些奇怪,但他這樣做,接受捐贈的人不必特殊對待我們。”

兒女們認為,“這讓我們與正常人無異”在大西洋慈善會理事會的記錄上,留下了費尼的一段話:“我認為,除非富人們在一生中用財富來幫助做有意義的事,要不然他們無形中給未來的一代製造了不少麻煩。”

與喧囂的商業世界相比,這位商業超人的安寧顯得如此獨特,而耐人尋味。

費尼的諸多慈善項目中有一個叫“微笑行動”,主要資助發展中國家唇裂兒童接受整形手術。有一次,他在一處候診室裡見到了一名準備接受手術的女孩,女孩用手掩著嘴,掩飾不住激動與期望。“做完手術後,她微笑著,似乎在說我現在再也不是你們以前看到的那個醜樣子了”,費尼說,他在這樣的時刻,才會覺得財富是有價值的。

還有一次,在一家餐館裡,一名男子走過來對費尼說:“您知道,我接受過您的獎學金…我現在是這家餐飲連鎖店的總經理了。”這讓費尼很高興。

費尼能說流利的法語和日語,喜歡到世界各地轉轉,自主選擇慈善項目,“大西洋慈善基金會”的捐贈範圍早就超越了國界。

比如:向越南學齡兒童提供交通安全基金,為澳大利亞癌症研究及菲律賓面癱兒童整形手術提供費用等。費尼說:“人們習慣於賺錢,成為富人對大多數人都很有吸引力。我並不是要去告訴人們應當做甚麼,我只是相信,如果人們能為公益事業提供捐助,他們將從中獲得巨大的滿足”。

據說很多億萬富翁,如比爾蓋茨、巴菲特等人都將他視作慈善方面的榜樣,可以說,查克.費尼是富人們學習如何做慈善事業的好老師。

目前,查克.費尼還有兩個願望:一個是在2016年前捐光剩下的40億美元,現在,這筆錢正以每年超過4億美元的速度流向世界各地需要的地方。在費尼看來,這個世界上有太多的人需要幫助,因此,捐助不得有半點兒延誤。他笑著說:“這錢要是不能花掉,我死了都不能瞑目”。查克.費尼為富豪們樹立榜樣——“享受生活的同時做出饋贈”。據說,比爾蓋茨和沃倫.巴菲特深受他的影響並已付諸行動

媒體追問查克.費尼,為何非要捐得一乾二淨?他的回答很簡單,因為“天堂裡不需要用到錢”。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4/27(四)我在 台大音樂節 NTU Music Festival 有個講座

4/27(四)我在 台大音樂節 NTU Music Festival 有個講座,我會從我幾個遊戲、影視配樂中挑幾首比較有意思的作品,現場跟大家分享我是怎麼從構思到創作這些音樂的過程。歡迎參加。


Behind the Scenes : 返校Detention Ending Theme

謝謝小提琴家 Hsinyu Yang 
其實這個音樂我重寫到了第3版才交過。當赤燭宣布2個月後遊戲即將發售時,我正坐在我的琴前面發呆,一邊看著網路上的各位熱烈地討論著返校發行的一切,然後自己完全處在一個卡住,寫不出片尾曲的情況。 
返校的Ending theme對我來說,是一段很辛苦的創作過程。要把整個遊戲和故事用簡單的幾個音做一個總結是相當難的事。寫到第2版還是被打槍後,赤燭的 Vincent Yang丟了一個訊息給我,他說衞帆,我們可能要談談。當我打開skype視訊時,我發現他們公司差不多有5、6個人就坐在鏡頭前面"包圍"著我(笑) 
溝通過後,我看著魏仲廷跟方芮欣相視而坐的畫面發呆了很久,腦子裡突然有個旋律經過。 那是一個我無法解釋節拍的旋律,於是我立刻在鋼琴前記錄下了那個旋律,最後再把這個旋律的結構化成3拍,最後定案成4拍的旋律,也就是玩家們在遊戲的最後一幕,年老的魏仲廷回到教室坐下時所響起的那個鋼琴旋律。 從返校最早方芮欣還會唱民歌,恐怖音樂要以民謠吉它為主的版本,一直到最終發售的版本,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總之,謝謝大家了,這是一段很有趣也很美好的回憶,有幸參與其中,有幸用自己的風格去做出自己喜歡的作品,用這個作品去感動別人,是很棒也很幸運的事情。

張衞帆,發生了什麼事?

FB的近況上總會寫著”張衞帆,發生了什麼事?”這幾個字

我想也許是時光的摧殘

到了一個年紀,經過了一些事情

你就會發現雖然有很多的事情可以說可以分享,但是卻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也許我們都變的世故了,是嗎?


快過年了,連續忙了幾個月,希望能在過年的時間把最近買的一些套譜好好研究一下,喘口氣,再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