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生命的風景

看了"拍照留記憶 華格奈夫婦的生命風景"這個新聞,很是感動。

平凡的人生有什麼不好,有苦有樂,就是很好的人生。

其實時間真的過的很快,也許在你意想不到的時侯,就走到人生的終點了。

其實現在覺得這樣也很不錯,沒什麼成就沒什麼了不起的事情也OK啊,只要在生命裡能留下幾張開心的照片,一些美麗的回憶,就沒什麼可以遺撼的了。

你說是不是啊?



以下自聯合新聞網

http://mag.udn.com/mag/world/storypage.jsp?f_ART_ID=443146


從一九○○年結婚的第一年起,安娜‧華格奈(Anna Wagner)和理查‧華格奈(Richard Wagner)夫婦開始在每年的平安夜為自己拍照,並將照片當成聖誕卡寄給朋友們。他們一直持續這個儀式,直到一九四二年,也就是安娜去世前三年,期間只有跳過幾年沒拍。華格奈夫婦的一個朋友一直保留著他們寄給她的所有照片。大約半個世紀後,有人在原東柏林的一個閣樓裡發現這些照片,後來被公諸於世。
乍看之下,這些照片幾乎一個樣:華格奈夫婦倆、一張擺著聖誕禮物的桌子、一棵聖誕樹,以及幾乎毫無變化的房間陳設。每張照片都攝於同一天。但由於這些背景不變,更能讓我們清楚看出照片折射出的人生季節變化。你可以看到改變如何逐漸生成,或突如其來─就像每年春天到來的那一天,或冬天降臨的那一個早晨。每按一次快門,意味著又過了整整一年。透過這種方式,華格奈夫婦讓我們清楚看到,衰老過程並非遵循年月更迭的節奏。
理查‧華格奈生於一八七三年,與安娜結婚時是一個狂熱的攝影愛好者,經常買最新款的照相機,即使為此花掉一個月薪水或更多也在所不惜。他拍攝的這些平安夜照片都極富真實感。華格奈夫婦是中產階級,妻子比丈夫小一歲。理查曾在鐵路部門擔任祕書一職,後來一路晉升至督察員。夫婦倆一開始住在埃森(Essen),一九一一年搬到柏林的薩爾茨堡大街(Salzburger Strasse),租了一間兩房半的新公寓。他們的後半輩子一直生活在那裡。我們無從得知他們的政治傾向,但一直懸掛在沙發上方、早已到荷蘭多恩(Doorn)避難的德國末代皇帝威廉二世(Kaiser Wilhelm II)肖像,表明了他們的保守立場。
理查在兩次世界大戰中都沒有從軍。一九一四年,他已經四十一歲,超出從軍年齡標準許多。夫婦倆沒有生育孩子。
在一九○○年拍攝的第一張平安夜照片上,華格奈夫婦看起來都比實際年齡年輕,當時夫妻倆分別是二十七歲和二十六歲。照片上,安娜在跟他們的小貓米耶塔玩耍,理查則正在為聖誕樹掛一些小裝飾。這一幕給人感覺他們正在演出爸爸和媽媽的角色。這是聖誕禮物笫一次出現,在之後的照片裡也都占有非常醒目的地位。安娜給丈夫的聖誕禮物是一本相冊,就放在理查面前。相冊很厚,可能放得下兩百張照片。房間裡的東西,在之後數十年間拍攝的照片上也都能看到。桌巾、牆上的半身像、地毯、椅子與小擺設─華格奈夫婦屬於那個結婚禮物會陪伴夫妻一同走過整個婚姻生活的年代。
十五年後,外在世界發生了巨大變化。照片上的一張歐洲地圖(這張地圖在一九一四年拍的照片中也有出現),清楚記錄了德軍的戰績。儘管這時不少東西都需要配給券取得,例如衣服、煤油和木炭,華格奈夫婦還有能力準備一桌聖誕晚餐,包括一個蛋糕、蘋果、香腸和飲料等。他們在一籃雞蛋和那盤香腸旁掛了一張小紙片,上頭寫著「饑荒」。這種有點無厘頭的幽默感在其他照片中也不時出現。
兩年後,亦即一九一七年,華格奈夫婦家終於也受到戰爭導致的物資匱乏波及。他們之所以在房裡還穿著厚重大衣的原因就寫在下面:燃煤緊缺。標示德軍戰果的那張地圖不見了。聖誕樹上的蠟燭一支也沒有點亮。理查穿著的那雙拖鞋來自一年前收到的聖誕禮物。他的頭上第一次出現了白髮。最顯眼的聖誕禮物是一個「乾草箱子」。用乾草來燒煮食物,可以盡可能節省燃料。
一九二七年,即兩次世界大戰間的時期,華格奈夫婦看起來過得相當不錯。這時他們倆都已年過五十,理查有了中年人的體態,嘴裡叼著雪茄,但已經需要戴眼鏡,也有灰白的頭髮。安娜坐在一張桌子後,桌上有漂亮的鞋子、葡萄酒、水果與一個雕花水晶玻璃杯。聖誕樹上,蠟燭燈泡第一次亮相。不過,最重要的一樣東西擺在正前方:一台標誌「時代進步」意義的吸塵器。這不是第一件出現在安娜家裡的電器,也不是最後一件。一年前有人送給她一個電熨斗,之後她也收到一台按摩器和一個吹風機。說明書上說,這個吹風機可以用來吹頭髮,也可以拿來暖床。
一九三五年和一九三七年的照片中,出現了更多家電產品:三五年的照片上有一個電暖爐,三七年則有一台國民收音機(Volksempfanger)。安娜似乎以更驚人的速度在衰老中。短短兩年間,她由一個神采奕奕的婦人,變成一個比實際年齡六十三歲更蒼老的人。她滿頭灰白髮,明顯比以前消瘦,面前擺著一個打開的針線盒,神情顯得有點憂心的理查正看著她。
在接下來的幾年內,桌上的東西越來越寒酸。一九四○年,華格奈夫婦再次穿著厚大衣坐到聖誕樹旁。夫婦倆最後一次合影的照片攝於一九四二年,桌上放著一瓶酒,已所剩不多,食物也不多,但理查還有幾根雪茄。聖誕樹上的燈泡沒有點亮。真正的蠟燭相當短缺,女人家都把菸頭放在阿司匹靈藥瓶裡當蠟燭用。一九四五年六月二十四日,理查為妻子拍了最後一張照片,當時她已經七十一歲。
戰爭剛剛結束,但那場戰爭對她來說打太久了。從她身上,可以明顯看出當時食物短缺的慘況。即使穿著厚重衣物,她也只有八十磅重(三十六公斤);理查在此又發揮他一貫的怪異幽默感,寫下「淨重」兩個字。同年八月二十三日,安娜去世。據墓地的紀錄表示,她死於「極度衰弱」。理查則死於一九五○年聖誕節前幾星期,享年七十七歲。


全文網址: 拍照留記憶 華格奈夫婦的生命風景 - 記憶的風景 - 全球書選 - udn全球觀察 http://mag.udn.com/mag/world/storypage.jsp?f_ART_ID=443146#ixzz2Ny2VlaBS
Power By udn.com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關於遊戲配樂,我的想法是

昨天返校的實體原聲帶開始預購了,非常開心,今天就寫點跟遊戲配樂有關事情。

"請問該怎麼把遊戲配樂做好" 其實是我最常被其它同行問到的問題之一。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想先做個簡單說明。

我覺得以作曲家的角度來看,我覺得遊戲配樂跟電影配樂其實是同一件事情。為什麼?

我現在寫遊戲配樂時,大多都是貼著gameplay的影片然後開著cue sheet文件寫,在創作的時侯,我須要思考的部分有幾個。

1、故事在說什麼,畫面給我什麼感覺,畫面的節奏感是什麼?

2、前面的情緒是什麼,音樂是什麼?

3、後面的情緒是什麼,音樂是什麼?

4、有沒有要在音樂上跟著劇情留一些伏筆?

有沒有發現,以上,都跟貼著畫面寫的電影音樂是一樣的流程?

只有一點不一樣,那就是我無法完全預測玩家在某一個地點停留的時間,所以我們的音樂需要能loop回來然後接的起來,無論你用什麼方式(分軌或整個音樂loop),從樂理上或感官上要能loop回來即可,在你把音樂放到遊戲中,聽起來沒問題即可。

回到我們的問題。請問該怎麼把遊戲配樂做好"?我的回答是,都一樣。只要你有解釋畫面並且有用音樂配合著畫面說故事的能力,我覺得遊戲音樂跟其它的配樂無都一樣。

坂本龍一、久石讓都是偉大的電影配樂作曲家,同樣的,他們在寫遊戲配樂時,也都是非常偉大的遊戲配樂家。

然後,偷偷告訴你們,當你寫遊戲配樂,去租用錄音室、請樂手、混音師、出譜時,會不會比弄電影音樂便宜,不會。我們的花費都是一樣的(貴)。

雖然都一樣,但是相同的,無論對什麼音樂來說,寫好音樂都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這就不是今天要討論的主題了。

談完一樣的部分,我們來談談,遊戲配樂跟其它音樂在"其它範圍"上的不一樣。

在台灣,文化部有影視原聲帶的補助,但談到遊戲音樂時,沒有,遊戲跟遊戲音樂是工業局的範圍,跟文化部無關。

作曲家王希文在世大運開幕後曾說「開幕式是台灣劇場人的勝利」,聽到這個話時我思考了一下,他們是劇場界的人,那我是什麼人? 我目前遊戲音樂占工作量差不多一半,那我算是"工業界"的人吧,我猜。

大學唸工科,唸完了當作曲家,還是工科,真的是對我爸媽有交待了Orz。

遊戲音樂能不能報金曲獎?以現行的金曲獎來說,演奏類只有2個獎項能報,第1個是"演奏類 最佳專輯獎",第2個能報的是"最佳作曲人獎",老實說並不…

公視 藝術很有事 InsideTheArts 1分鐘Pv公開

InsideTheArts 60s pv released! Hope you like it!

新作公開,公視 #藝術很有事 #InsideTheArts 1分鐘Pv. 在看過了幾集粗剪後,我試著用現代古典的手法去呈現這個主題,希望你們喜歡 :)

也謝謝製作人 Yunkang Hsu的信任 :)

Credit

Music composer : Weifan Chang 張衞帆

Orchestrator : Di-Xin Tang

String session : Hsinyu Yang, 羅淑儀

Oboe : 杜思慧

Score mixing : 張衞帆 at 狂想音樂

Score Mastering : Rich Aitken

公視 藝術很有事 from a.cheng on Vimeo.

Behind the Scenes : 返校Detention Ending Theme

謝謝小提琴家 Hsinyu Yang 
其實這個音樂我重寫到了第3版才交過。當赤燭宣布2個月後遊戲即將發售時,我正坐在我的琴前面發呆,一邊看著網路上的各位熱烈地討論著返校發行的一切,然後自己完全處在一個卡住,寫不出片尾曲的情況。 
返校的Ending theme對我來說,是一段很辛苦的創作過程。要把整個遊戲和故事用簡單的幾個音做一個總結是相當難的事。寫到第2版還是被打槍後,赤燭的 Vincent Yang丟了一個訊息給我,他說衞帆,我們可能要談談。當我打開skype視訊時,我發現他們公司差不多有5、6個人就坐在鏡頭前面"包圍"著我(笑) 
溝通過後,我看著魏仲廷跟方芮欣相視而坐的畫面發呆了很久,腦子裡突然有個旋律經過。 那是一個我無法解釋節拍的旋律,於是我立刻在鋼琴前記錄下了那個旋律,最後再把這個旋律的結構化成3拍,最後定案成4拍的旋律,也就是玩家們在遊戲的最後一幕,年老的魏仲廷回到教室坐下時所響起的那個鋼琴旋律。 從返校最早方芮欣還會唱民歌,恐怖音樂要以民謠吉它為主的版本,一直到最終發售的版本,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總之,謝謝大家了,這是一段很有趣也很美好的回憶,有幸參與其中,有幸用自己的風格去做出自己喜歡的作品,用這個作品去感動別人,是很棒也很幸運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