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紀錄片"讓靈魂回家"混音

前一陣子做了一部紀錄片"讓靈魂回家"的混音




因為很快要到美國的戲院上映,昨天導演胡台麗老師跑來找我為了戲院的音場修改一些混音,把動態範圍做的更大,在戲院裡會有更好的效果。


希望在美國上映時一切順利

以下是"讓靈魂回家"的簡介 ,轉貼自讓靈魂回家的官網

http://returningsouls.pixnet.net/blog


~尋找太巴塱靈魂;阿美族最神奇的一棟祖屋裂解與重建的故事~  
台灣母系阿美族文獻中最有名的太巴塱Kakita’an祖屋柱子上有許多圖紋,講述著這個太陽母神後裔包括大洪水、會發光女孩、兄妹婚、巫師降世,以及弒父與獵首起源等神奇傳說。1958年大颱風將祖屋吹倒後,這些柱子被搬移到中研院民族所博物館收藏。近年在太巴塱年輕人的積極推動下,透過女巫師的媒介,讓Kakita’an家族和村落代表與柱子中的祖靈接觸、對話,最終將祖靈請回部落並展開祖屋重建。在外來宗教影響、土地所有權爭議與複雜的部落文化生態中,年輕人想找回太巴塱祖靈及部落靈魂的文化復振夢想遭遇許多困難。這部紀錄片將神話傳說與現實、看得見的與看不見的交織,記述這個特殊而動人的歸還與重建事件。
In the historically most famous ancestral house of the matrilineal Amis tribe in Taiwan, the carved pillars tell legends, such as the great flood, the glowing girl, the descending shaman sent by the Mother Sun, and the father-killing headhunting event. After a strong typhoon toppled the house 40 years ago, the pillars were moved to the Institute of Ethnology Museum. Recently young villagers, with assistance from female shamans, pushed the descendants and village representatives to communicate with ancestors in the pillars. They eventually brought the ancestral souls(rather than the pillars)back and began reconstructing the house. In an environment highly influenced by western religions, national land policy, and local politics, the dream of the young people for cultural revitalization and to bring back not only the ancestral souls but also the soul of the village encountered many frustrations. This documentary interweaves reality and legends as well as the seen and the unseen as it records this unique case of repatriation. (85 minutes)                  


以下是這片得獎的list

曾獲得2012法國巴黎Jean Rouch國際民族誌紀錄片影展「非物質文化傳承推薦獎」的殊榮,並入選2012義大利Sole Luna 國際紀錄片影展競賽片、2012莫斯科國際視覺人類學影展、2012臺灣女性影展,以及2012美國舊金山視覺人類學會民族誌影展。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來看看這部片的預告和簡介,非常值得一看。


http://returningsouls.pixnet.net/blog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Behind the Scenes : 返校Detention Ending Theme

謝謝小提琴家 Hsinyu Yang 
其實這個音樂我重寫到了第3版才交過。當赤燭宣布2個月後遊戲即將發售時,我正坐在我的琴前面發呆,一邊看著網路上的各位熱烈地討論著返校發行的一切,然後自己完全處在一個卡住,寫不出片尾曲的情況。 
返校的Ending theme對我來說,是一段很辛苦的創作過程。要把整個遊戲和故事用簡單的幾個音做一個總結是相當難的事。寫到第2版還是被打槍後,赤燭的 Vincent Yang丟了一個訊息給我,他說衞帆,我們可能要談談。當我打開skype視訊時,我發現他們公司差不多有5、6個人就坐在鏡頭前面"包圍"著我(笑) 
溝通過後,我看著魏仲廷跟方芮欣相視而坐的畫面發呆了很久,腦子裡突然有個旋律經過。 那是一個我無法解釋節拍的旋律,於是我立刻在鋼琴前記錄下了那個旋律,最後再把這個旋律的結構化成3拍,最後定案成4拍的旋律,也就是玩家們在遊戲的最後一幕,年老的魏仲廷回到教室坐下時所響起的那個鋼琴旋律。 從返校最早方芮欣還會唱民歌,恐怖音樂要以民謠吉它為主的版本,一直到最終發售的版本,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總之,謝謝大家了,這是一段很有趣也很美好的回憶,有幸參與其中,有幸用自己的風格去做出自己喜歡的作品,用這個作品去感動別人,是很棒也很幸運的事情。

4/27(四)我在 台大音樂節 NTU Music Festival 有個講座

4/27(四)我在 台大音樂節 NTU Music Festival 有個講座,我會從我幾個遊戲、影視配樂中挑幾首比較有意思的作品,現場跟大家分享我是怎麼從構思到創作這些音樂的過程。歡迎參加。


關於遊戲配樂,我的想法是

昨天返校的實體原聲帶開始預購了,非常開心,今天就寫點跟遊戲配樂有關事情。

"請問該怎麼把遊戲配樂做好" 其實是我最常被其它同行問到的問題之一。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想先做個簡單說明。

我覺得以作曲家的角度來看,我覺得遊戲配樂跟電影配樂其實是同一件事情。為什麼?

我現在寫遊戲配樂時,大多都是貼著gameplay的影片然後開著cue sheet文件寫,在創作的時侯,我須要思考的部分有幾個。

1、故事在說什麼,畫面給我什麼感覺,畫面的節奏感是什麼?

2、前面的情緒是什麼,音樂是什麼?

3、後面的情緒是什麼,音樂是什麼?

4、有沒有要在音樂上跟著劇情留一些伏筆?

有沒有發現,以上,都跟貼著畫面寫的電影音樂是一樣的流程?

只有一點不一樣,那就是我無法完全預測玩家在某一個地點停留的時間,所以我們的音樂需要能loop回來然後接的起來,無論你用什麼方式(分軌或整個音樂loop),從樂理上或感官上要能loop回來即可,在你把音樂放到遊戲中,聽起來沒問題即可。

回到我們的問題。請問該怎麼把遊戲配樂做好"?我的回答是,都一樣。只要你有解釋畫面並且有用音樂配合著畫面說故事的能力,我覺得遊戲音樂跟其它的配樂無都一樣。

坂本龍一、久石讓都是偉大的電影配樂作曲家,同樣的,他們在寫遊戲配樂時,也都是非常偉大的遊戲配樂家。

然後,偷偷告訴你們,當你寫遊戲配樂,去租用錄音室、請樂手、混音師、出譜時,會不會比弄電影音樂便宜,不會。我們的花費都是一樣的(貴)。

雖然都一樣,但是相同的,無論對什麼音樂來說,寫好音樂都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這就不是今天要討論的主題了。

談完一樣的部分,我們來談談,遊戲配樂跟其它音樂在"其它範圍"上的不一樣。

在台灣,文化部有影視原聲帶的補助,但談到遊戲音樂時,沒有,遊戲跟遊戲音樂是工業局的範圍,跟文化部無關。

作曲家王希文在世大運開幕後曾說「開幕式是台灣劇場人的勝利」,聽到這個話時我思考了一下,他們是劇場界的人,那我是什麼人? 我目前遊戲音樂占工作量差不多一半,那我算是"工業界"的人吧,我猜。

大學唸工科,唸完了當作曲家,還是工科,真的是對我爸媽有交待了Orz。

遊戲音樂能不能報金曲獎?以現行的金曲獎來說,演奏類只有2個獎項能報,第1個是"演奏類 最佳專輯獎",第2個能報的是"最佳作曲人獎",老實說並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