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典型的宗教式辯論法

有時侯會遇上一些人,試圖用一種"典型的宗教式辯論法"跟你談事情

什麼是我說的"典型的宗教式辯論法"?

讓我舉個例子來說明:

A跟B為了一件事情的對和錯,開始辯論

A說:你不認同我是因為你被魔鬼迷惑了,或者,你本身就是魔鬼

B說:因為你本身就被麼鬼迷惑了,所以你才會覺得我被魔鬼迷惑…

A反擊:你現在竟然說我被魔鬼迷惑,我告訴你,所有被魔鬼迷惑的人都不知道自己已經被魔鬼迷惑了,你快醒醒吧,不然上帝一定會讓你下地獄的。

B也反擊:你現在一口咬定我被魔鬼迷惑,我告訴你,聖經曾經說過一句話,先知在本地是不被認識的……因為真理站在我這裡,你不承認我,也正好是應驗了聖經裡的話…可見聖經說的沒有錯,求主憐憫你,快快悔改吧……

A接著說:所有被魔鬼迷惑的人都會自以為自己才是真理,可見你真的被魔鬼迷惑了……

B立刻說:你認為我魔鬼迷惑?拿出證劇來…不然你就是被魔鬼迷惑的人…

A心裡說…唉,這個人一直不願接受我說的真理,可見他真的被魔鬼迷惑了…或是,他本身就是魔鬼…我要小心一點……

B又說:你真的被迷惑了,所以才會認為我被魔鬼迷惑…快悔改吧!!!

……

………

…………

開始像圓周率小數點以下的數字一樣,開始無止盡的REPEAT了,這是一場沒有結果的辯論


什麼是"典型的宗教式辯論法",簡單的說,就是阿Q式的精神勝利法則……

當你覺得其它人都是"活在魔鬼的掌握下"時,當你覺得全世界只剩下你一個人是清醒的時侯……是的,你就得到了全世界,你就可以活在你自己的心裡,無視於世界上的生老病死…這些東西對你來說…都是魔鬼那一邊的……你很幸運,從這裡解脫了。

所以,你很快樂……

這種"典型的宗教式辯論法"其實就是否定對方一切的精神式勝利法則,在人類文明裡,其實已經造成了多少的大災難!!!讓我舉中世紀歐洲女巫大審判的例子來說明:

在西元1484年時,有2位教士寫了"女巫之槌"這一本書,在書中詳細列出了各種識別女巫的方法,發起了聲勢浩大的"歐洲女巫大審判",這場獵殺女巫的活動一直持繼了300多年,總共燒死了約10萬名的女性,在這些女性中,絕大多數都只是一般的老百姓而已,跟本不是女巫!!!!(若是發生在台灣,我想那些原住民部落的祭司應該也都會被抓去活活燒死!!!)

女巫之槌


朋友們想不想知道,我怎麼認定這些被燒死的女性大多數都不是女巫?

我的判斷來自於一名教士在西元1631寫下的一段文字,大家可以看看,有多麼嚇人:

如果被告過著不道德的生活,那麼這當然證明她同魔鬼有來往;而如果她虔誠而舉止端莊,那麼她顯然是在偽裝,以便用自己的虔誠來轉移人們對她魔鬼來往和晚上參加巫魔會的懷疑。如果她在審問時顯得害怕,那麼她顯然是有罪的,良心使她露出馬腳。如果她相信自己無罪,保持鎮靜,那麼她無疑是有罪的:因為女巫們慣於恬不知恥地撒謊。如果她對向她提出的控告辯白,這證明她有罪;如果她由於對她提出的誣告極端可怕而恐懼絕望、垂頭喪氣,緘默不語,這已經是她有罪的直接證據。如果一個不幸的婦女在受刑使因痛苦不堪而骨碌碌地轉眼睛,這意味著她正用眼睛來尋找她的魔鬼;而如果她眼神獃滯、木然不動,這意味著她看見了自己的魔鬼,並正看著他。如果她發現有力量挺得住酷刑,這意味著魔鬼使她支撐得住,因此必須更嚴厲地折磨她;如果她忍受不住,在刑罰下斷了氣,則意味著魔鬼讓她死去,以示使她不招認,不泄露秘密。

看完了,你有什麼感覺?

若是你在那個年代進入了宗教法庭,必死無疑!!

因為:

害怕表示你真的是女巫
表現端莊表示你跟本在偽裝
若是她認為自己無罪,表示她就是魔鬼,因為魔鬼是撒謊的
在法庭上垂頭喪氣,就是有罪
她眼神獃滯、木然不動,表示她正看著自己的魔鬼,當然有罪該活活燒死
挺得住酷刑,表示魔鬼使她支撐得住
若在刑罰下斷了氣,表示魔鬼讓她死去,以示使她不招認,不泄露秘密

所以,妳走進去這個法庭,不管妳是不是女巫,妳都死定了……

燒死女巫的火刑


而這些可笑的有罪推論,又源自那裡呢,就源自於"典型的宗教式辯論法"的精神,不管你說的對不對,行的正不正,總之你一定是魔鬼那邊的人就對了

這這樣的"典型的宗教式辯論法"我認為正是造成世界上宗教戰爭的主因…我並不是無神論者,不過我卻很希望所有的宗教界人士都能夠接受我的想法,那就是:

在論斷他人之前,請三思,也許你的那套"宗教式辯論法",可以讓你很快樂,覺得這世界上只剩你還清醒著…但因為你的快樂,可能真的會傷害了一個人的一生……

你說是嗎?

PS 我從國中的時侯就在教會長大,我有很多很棒的基督徒朋友,所以我一直相信,絕大多數有信仰的人都是很棒的……以少數的狂熱份子的行為,來歧視真正正派的教徒我想是不公平的……不過我還是希望那些少數的,狂熱過了頭的教徒能聽聽我的看法…

Peace...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Behind the Scenes : 返校Detention Ending Theme

謝謝小提琴家 Hsinyu Yang 
其實這個音樂我重寫到了第3版才交過。當赤燭宣布2個月後遊戲即將發售時,我正坐在我的琴前面發呆,一邊看著網路上的各位熱烈地討論著返校發行的一切,然後自己完全處在一個卡住,寫不出片尾曲的情況。 
返校的Ending theme對我來說,是一段很辛苦的創作過程。要把整個遊戲和故事用簡單的幾個音做一個總結是相當難的事。寫到第2版還是被打槍後,赤燭的 Vincent Yang丟了一個訊息給我,他說衞帆,我們可能要談談。當我打開skype視訊時,我發現他們公司差不多有5、6個人就坐在鏡頭前面"包圍"著我(笑) 
溝通過後,我看著魏仲廷跟方芮欣相視而坐的畫面發呆了很久,腦子裡突然有個旋律經過。 那是一個我無法解釋節拍的旋律,於是我立刻在鋼琴前記錄下了那個旋律,最後再把這個旋律的結構化成3拍,最後定案成4拍的旋律,也就是玩家們在遊戲的最後一幕,年老的魏仲廷回到教室坐下時所響起的那個鋼琴旋律。 從返校最早方芮欣還會唱民歌,恐怖音樂要以民謠吉它為主的版本,一直到最終發售的版本,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總之,謝謝大家了,這是一段很有趣也很美好的回憶,有幸參與其中,有幸用自己的風格去做出自己喜歡的作品,用這個作品去感動別人,是很棒也很幸運的事情。

返校實體原聲帶預購中!

終於可以跟大家宣布了,返校實體原聲帶和其它返校周邊商品預購中!


Detention OST CD Pre-Order now!


傳送門 : https://goo.gl/SWMMBd


張衞帆,發生了什麼事?

FB的近況上總會寫著”張衞帆,發生了什麼事?”這幾個字

我想也許是時光的摧殘

到了一個年紀,經過了一些事情

你就會發現雖然有很多的事情可以說可以分享,但是卻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也許我們都變的世故了,是嗎?


快過年了,連續忙了幾個月,希望能在過年的時間把最近買的一些套譜好好研究一下,喘口氣,再出發。